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政治 > 临时工日记(4)

临时工日记(4)

文章作者:政治 上传时间:2019-11-04

2009-1-17

快过年了。给母亲买套保暖内衣,她说什么也不穿,嫌紧,不习惯,好不容易说服她穿上,哪怕穿一回也好。她的小腿皮肤糙得渗出道道血丝,而肚子上的脂肪差不多是身体的累赘。这个妇人活了一辈子也没法学会照顾自己。

2009-1-20

没来由。泡在宿舍里也就一下午一晚上飞也似的没了。我们都会老的,老得不象样,满身满面皱巴巴的人皮,比麻袋还粗糙。虽然报上说七十岁的人最有幸福感,谁知道呢?

这个七八十岁的老人刚出院不久,他称掉了二三十斤肉,并把上衣拉开给我们看,胃部开了一条缝,不太难看,就像麻袋上划了道尺把长的粗线,黑的。墙上挂着年轻和老年时的大彩照。

大家谈着生和死,孤独和寂寞,喝点酒,有时觉得厌恶,就像害怕粗俗会传染一样。不,她没有,她一直平平淡淡,也没想过会不会有下一次,也不会接到他人死亡的消息。一直是平平淡淡。她还没好好想过死是怎么一回事,活着就是活着,她向来睡得很好。

2009-1-21

中午吃喜酒,单位的人都去了,一点多开席,快三点才结束。是有钱人家办喜事吧,人来得不少,礼金退回来了,来人说,这里有钱人都不收。

财富与热闹须臾不可分,请客吃饭交朋友又是人生的大事。

这么说,她不会喜欢热闹,与金钱的关系不大。看清了父母的节俭,看透了他们的用心,那些简单的善良不会成为遗产,只会变成无用的负担。

昨天接到开会的通知,一不小心利用了,给自己放半天假,当然不上班也没去开会。今天头家问起,也就敷衍过去。

她一点也没想去开会,或者认为和自己无关。也许她的文字观(假如有的话)根本不合时宜。那个借此经营权力的人,呵呵。可是人们无一例外崇拜权力,就连单位的领导,这个走船走了二十多年的人,进入单位这种地方也未能幸免。

无法太诚实,有时虚伪不仅显得有必要,还简直成了性格的一部分。在这样看似无所谓的处境里,没什么好解释的,作为一名雇佣者,那些痛苦的集中不会爆炸,于是忍耐和接受便成为习惯。

一直拒绝习惯的引诱,所以觉得困难。毫无疑问,不论坚持怎样的自我,环境也要把你改装,把每个自我都撕裂为止。

2009-1-22

经营航运的Y先生是金门人,昨天陪市领导喝酒,当场喷鼻血了,日日以酒洗胃,“起初是应酬,现在为朋友。”和市长称兄道弟了,看得出他是真诚的,努力喝酒,努力做事,如今这航线仗着Y家经营,日有起色。

但凡干事业的人身体素质一定得好的,不然喝酒便先垮了。没有谁和谁需要有相同的意见和看法,但在喝酒这环节上,拼的便是彼此可否合作的态度。光喝酒说明不了什么,也是有重点有中心,比如你们是来陪衬的,为别人的场面祝兴,虽说也碰杯了,哪怕和有名望的人握握手,你还是你那个无名小辈,明天或后天还得做你卑微的份内事,在小人物的梦里延续或经营属于自个儿的那部分人生。

莫非你的集体观或者归属感过于淡薄,所以总是,心里隐隐格格不入,哪怕也畅饮,或饶有兴致地关注热烈的气氛,在别人排开来的白齿红唇中发觉似曾相识的记忆或面孔。

从来不乏真诚。友谊是人生的纪念。那个搜协秘书长特别嘱咐你把拍的相片寄给他。难道他认识的人还不多,温宝宝的手都握了,还在乎认识你们单位的小头头。

他可不这么想,也许他喜欢相片上的自己在不同场合的笑容,那份友情,因为一次吃饭或邂逅结下的友谊,不在于心,而在于事。对了,他们都是做事的人,事业决定态度,而事业正是被认可的成就感那部分,基本上是一个人能力价值的集中体现,也是他引以珍视的荣誉和幸福。

这些人和她有什么关系?吃饭总要变化出意味深长的意义来。正如世情、风俗这些内容主导了人群,以至总有那些场面,政治或集社,小到单位组织个什么,请谁参加,发言顺序,媒体报导。就是夜总会里的一拔小姐都要穿着显示不同身份的衣服来。

单位的人都穿制服,她没有,幸好没有。每一个穿制服的人在她身边走来走去,没有谁发现有什么别扭。她也不觉有什么不妥,临时工惟一的好处是想穿什么衣服都可以,红的,蓝的,绿的,黑的,而同事总是说发的制服穿不完,衣服上各种徽章贴得满满的,走起路来也就有点不同。

是的,感谢或利用还是真诚与虚假,根本无须分别。在包围我们的责任和义务里,没有什么事是必不可少或完全不必要。捧场、给面子还是义气、合伙、钻营,无非都是人际的内容。你就落寞吧,或者给自己一个标签,与身份相符的发言当然会是真实的。这一点理解起来并不费神。

2009-1-23

虽说有准备,可是气温降下来,分明很为难。昏天暗地,如果不是后天就过年了,心里有些不情愿的话。可老天从不看日期,你还将会在白天里看到人们身上穿的熨贴的西服,干净的头发和一股脑儿年味,不时从头发、衬衣或口袋里冒出来,突然撞见的红颜色,可能是红包,上面烫金的图案和吉祥祝福,见面便新年好。

天黑得没谱。好象在等待凌晨的极端零度。风比冷更厉害,我的意思是声音比沉默有力量。风大嚷大叫,而寒冷静悄悄地来,更有教养。那么教养便是冷冽之气,所谓不怒自威,提倡得好没道理。

在单位一直管拍照,可是上司越来越不满意了,近来总说,你不行,你不会拍。不然就说,你不会拍还用孤手。就知道你不行。说得同事都笑起来。他问别人,会拍吗?他们说,会。于是照机给他们。结果上司仍冲着我发脾气,强调这问题要有突破。突破这词常常用在工作上。中午吃饭时,他对另一个临时工说,你好好学习怎么拍,以后你就跟着我照相。显然在这事儿上把我冷淡了。他不知道我心里很高兴。

要知照片里如果没有上司就等于白拍了。所以每次拍照时,我都在找上司。最近的一个活动,特意从别的辖区调来海巡,照片没体现出活动的重大意义,上司挨批后,就格外注重照片的质量。拍不好,不是他长得不帅,也是我死板,以为自然最好,但是我们需要的不是生活照,而是工作照,其实也不难,可是要开口让人家摆POSS,我做不出,再说,也不能像个老练的摄影师,还是其一,还有照机的使用呀,都不够虚心。

好象工作上的事越来越少,那些党丫的找哪哪抄,也就应付过去。我的确想不出为单位做什么锦上添花的事,写信息写不出光彩动人的句子,也编不了好人好事,我的头脑对理解先进性还达不到。

我不麻木,也不冷漠,虽然需要尊重,但这要求显然过于奢侈。也许企求友情,也许向往孤独,不论我的正常要求如何,在单位这种地方都不可能实现。当然,我认为自己得到的报酬与付出的大体还是一致。

每次听母亲用恳求的语气说,你要好好工作呀,一定要忍耐呀,千万别辞职呀!我都钻心地疼,不是疼我,是疼她。我多希望她说,别辛苦了,不行就回家吧。那么我会感动得涕泪交加。但是没有,她永远都不会这么说。

2009-01-29

不知道一滴水汇入海洋还叫不叫原来的名字?……

在风里终于成为风,成为风的节奏和水上陌名的悸叫;任惊奇和诧异穿过天空的眼眸,雕塑水天一线恒久的沉默。我想那是距离的标志。在昨天或从前之后,必须计划明天的天气……

2009-2-19

在单位里有时就等着下班,八股文章敲不出来,也挺难受。尽管明白只要坚持住就好了,坚持上班和坚持别的什么一样,是必不可少的训练。

昨天见到你,意外的是你径自过来寒喧,在我特立独行的办公室前停下了,笑容灿烂。我的座位俟着门边,一间简易鸽子笼,但与象样的领导室毗邻,做到随叫随候了。

春天的第一场雨吝啬的落下了,四下雾茫茫一片,风也不声不响。报上说哪儿的桃花开了,在山里边,成簇成簇的。单位里一个小姑娘推荐喝桃花茶,加柠檬片,很可以闹腾肚子的。去年春天,我还没来单位,就在公园里看桃花,看别的什么花,看到“开到荼靡花事了”。突然便不可追。

踱步江边,眺望大雾里从灰蒙蒙的船头冒出的橙黄灯盏,伴着码头的作业声,有一点没一点的。只有外边那条水道是最后完整的消音器。那些不安份的年轻或不年轻,唠叨或呓语,备显落寞。人在旅途谁不孤独呢?有的是无所意会吧。

春困实实在在发生了,气节的呼应或许就在体内潜伏着,等着生老病死,入土为安。的确,很久没想过什么精神,像一只猫,一条狗一样,为什么不呢?谁能干什么不是早就安排好了?楼下公司里两父子时时下班回来还见他们忙碌,这同样是生活的一部分,某种状态,关于投资,再生产,财务报表,象征事业开花结果的运行秩序,保证家族地位的巩固,提供了生活的另一种样本。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政治,转载请注明出处:临时工日记(4)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