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音乐 > 悬浮之城:看不见的凶手(05):一、寂寞的死者

悬浮之城:看不见的凶手(05):一、寂寞的死者

文章作者:音乐 上传时间:2019-10-07

死者名叫苏涛,是一家商业咨询公司的数据统计员,年龄是37岁,未婚,独居,没有犯罪前科,也没有任何的不良信用记录。虽然还有几笔未完全归还的信用消费,但也足以算得上是一名奉公守法了。

相比起来。嫌疑人闫晓冬就没这么简单了。他比苏涛小9岁,在读大学的时候,曾经非法进入学校的学籍管理系统,更改自己的考试成绩,结果被学校给予严重警告的处分。从学校毕业后,先后在多家企业担任程序员,在短短的四五年里,换过七八份工作。而在工作之余,他还是一个知名的黑客组织“鼹鼠”的成员。但看起来,他在该组织中既不活跃,也没什么作为,所以,倒是从来没惹过麻烦。总之,这个闫晓冬算是一个有点小小的离经叛道,却并不太出格的人物。

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涉嫌杀人呢?在昨晚第一次读到他的资料时。他就对这个问题感到迷惑。很显然,闫晓冬是个头脑非常灵活,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灵活过了头的人。这样一个脑子转得比车轮快的人,怎么可能干出杀人这种蠢事呢?而从现场的情况来看,很可能是两人在酒后爆发肢体冲突所导致的意外死亡。虽然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但发生在两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身上,就罕见多了。那么,当时在1807室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让二人的情绪失控至此?

而第三个疑问是,在案发后闫晓冬的反常行为。

首先,从闫晓冬的学历和经历来看,他应该是具有一些法律常识和最基础的反侦察能力的。但根据犯罪现场的情况,基本可以判断出:嫌疑人在作案后,既没有对犯罪现场进行伪装,也没有试图毁灭犯罪证据。为什么会这样?是没机会?还是没想到?还是主动放弃?

其次,案发后,嫌疑人为什么不采取手段隐匿自己的行踪,以达到躲避警方的追查。正常情况下,犯罪分子都会抱持一些侥幸心理,用尽办法伪造身份,想要蒙混过关。但闫晓冬却没有这么做,而作为一名黑客组织的成员,他显然比普通人更有这个能力。这也就是说,他并没有试图逃亡。这样问题就来了,既然他不打算逃亡,那为什么不去自首。如果他在案发后主动自首,同时能够证明自己案发时处于醉酒状态的话,很可能会得到有利于自己的判决。但现在,他既不打算逃亡,又没有去及时自首,他图的是什么呢?

夏乐觉得这事儿有些反常,但问题的答案,却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想到这里,夏乐决定暂时不再为这些东西劳神了,反正抓到闫晓冬后,他自己会解释的。而现在更有趣的一个问题是:生活在地面世界,会是什么感觉?而真正的大海,是什么样的呢?古诗中所描写的“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真的不是古人的想象吗?毕竟,各种视频里的大海,怎么看,也都跟鱼缸里的水差不多,所谓波澜与壮观,只能去想象,而无法去感受。那究竟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色呢?

陷入遐思的夏乐,脑海里浮现着一帧帧大海的画面,仿佛受到了催眠般,在不知不觉中睡去了……

当飞机即将着陆,广播里开始向乘客们播报踏上陆地后的注意事项时,夏乐才恍然惊醒。他听着广播,心中不禁有些纳闷,自己不过是小睡了片刻而已,怎么飞机就开始下降了?等到看了一眼时间,才明白过来,自己以为的这片刻小睡,竟然足足有两个多小时!真是一场好睡,居然连个梦没做。不过好处是显而易见的:经过这一觉,他感觉自己的大脑就像被格式化后重新安装了一遍,清爽、纯净、而且动力十足,内存满满。

从机舱里走出来,耳朵里的疼痛还未完全散尽,一股灼人的热浪便已扑面而上,并立刻将夏乐包裹起来。这鬼地方!他忍不住在心中暗骂一句,拎着背包,循着指示牌,直奔机场更衣室而去。排了半天队,终于换好了一身宽松的短衣短裤后,夏乐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活过来了,从下飞机起,简直就像是走进了蒸锅里,时刻都有一种自己要被蒸熟的感觉。相比起来,气压升高带来那点儿不适,实在是算不了什么了。

缓过气来的夏乐,透过机场的大玻璃窗,朝外面望了望,只见外面成排的椰子树,就像一个个身材苗条的女人似的,一棵棵摇曳生姿、风情万种。真的是天上地下,换了人间。夏乐一边好奇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边匆匆地朝行李提取处赶去,他可不想在这个大笼子一般的机场里待太久,好容易来一次地面世界,来的还是这座海滨胜地,他可不想把多一分多一秒的时间浪费在机场里,更何况,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呢。

再次见到小呆,它倒是一点儿也没变化,依旧像个垃圾桶一样一动不动地矗立那里,直到夏乐叫了一声它的名字,它的眼睛一亮,从休眠状态中激活了。

“夏-警官-中午-好。”小呆说着,眼睛一闪一闪的。

“唉,又是这一句。”夏乐无奈地叹了口气,忍不住问道,“怎么样,小呆,飞了一路感觉如何?”

“我-一-进入-机舱-就-进入-了-休眠-状态-所以-没有-感觉。”

“好吧,我再一次忘记了你是个机器人。”夏乐无奈地说了一句,然后冲他一挥手,“走吧,咱们租辆车,出发去度假村抓人。”

小呆听了,身上发出发出一阵轻微的摩擦声,从身体底部伸出来四只脚轮,紧紧地跟在夏乐身边,朝机场的租车处走去。

闫晓冬所在的地方,名叫昆界滨海度假村,位于西海岸的尽头。夏乐带着小呆上了租来的汽车,设定好目的地后,便舒舒服服地往座椅上一靠,眼睛透过车窗看着车外的风景,听着音乐,任由汽车自己在自动行驶线上,向着目的地疾驰而去。一个多小时后,汽车驶入了一片稀疏的椰子林中,在一个站着保安的院落门口停了下来。夏乐向他们亮出身份后,便在他们的指引下,穿过一条绿荫如盖的车道,这才进入了度假酒店,在一个外表原始部落一般的建筑前停了下来。立刻,便有一名穿着奇特的门童朝汽车走来,帮着打开车门,彬彬有礼地等着夏乐和小呆下车之后,一边好奇地看着小呆,一边满脸笑容地将领进了建筑的大门。

尽管外表看起来原始而简陋,但建筑的内部,却是豪华而现代,除了一些忙前忙后,走来走去地为客人提供各种帮助的服务人员外,便是各种各样的自助服务设施,以及一台台被设计得光鲜炫目、线条圆润的机器人,有的在运送行李,有的在清洁卫生,还有的在休憩区的吧台里,忙来忙去地调制着各种饮料……环顾着大厅里的种种情形,夏乐忍不住手指着那些忙来忙去的机器人,笑眯眯地对小呆说道:“你瞧人家一个个多漂亮,怎么你就这么黑不溜秋傻呆呆的,像个垃圾桶一样呢?”

小呆的眼睛闪了闪,说道:“我-被-这样-设计-是-为了-跟-你-更-相配-。”

夏乐的笑容立刻僵住了,“这话是谁教你的?”

“为了-更-好-地-执行-任务-设计师-会-在-我-的-数据库-里-输入-你-的-行为-和-语言-模式-所以……”

小呆的话还没说完,夏乐也正在为了自己的自讨没趣懊悔着,一个身材修长、穿着制服,脚上踩着高跟鞋的女士在他们面前站住了,一脸微笑地看着夏乐,似乎在等着他主动发问。夏乐赶忙从刚才的尴尬中回过神来,对她说道:“我是警察,来找一个人。”说罢,从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证件,在她面前一晃。

女士先是一愣,接着便将他们带到了经理办公室。说明来意之后,经理进入内部系统,略一查询,便确定了闫晓冬的位置——二十分钟之前,他乘坐一辆观光车去了海滩。接着,经理便叫了一名保安,亲自上阵,带领着夏乐和小呆,上了一辆观光车直奔海滩。

海滩上人并不多,稀稀疏疏、三三两两的,或在海边散步,或在伞座下休息。而那一声又一声声声不断的海浪声,仿佛是一首来自大自然的催眠曲,不但驱逐了沸腾的炎热,也放松了人们的心绪。第一次在真正的海边,听到这大海的声音,夏乐心中不禁陶然,恨不得立刻奔到浅滩上,与那不断冲刷着着沙岸的波澜嬉戏一番。然而,还没等他从那股无由而生的欣喜中回过神来,经理和保安已经发现闫晓冬了,此时此刻,他正在一顶阳伞下的躺椅上,悠闲地看着大海,对于即将到来的夏乐等人,似乎毫无防备。

为了防止他逃走,夏乐让经理和保安分头行动,和自己组成一个三角形,一步步向闫晓冬围去。小呆则收起了脚轮,又从底部伸出一个几乎与身围相当的半圆,在松软的沙地上,滚动着,一步不拉地跟随在夏乐身边。

闫晓冬觉察到了身边的动静,便直起了身子,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那听喝了一半的啤酒,啜了一口,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上一节

回目录

下一节


在新的2017年里,我开了一个新的栏目,叫《无用功》。在这一系列的作品中,李陌会永远呆在一个叫定福居的酒馆里,和三个朋友——大飞机、史三多、东北猫——一起,大开酒戒。

在过去的2016年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荒唐而破碎的梦,现在,我打算把这个梦记下来,并把忘记的部分和剩余的部分补齐,让它成为一个有头有尾的故事。如果你想看一个关于一名天才画家与一只猫,一段探险和一桩杀人案的荒诞故事,就可以点开这里:《异世界传奇(第一部):林家别墅古怪杀人案》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悬浮之城:看不见的凶手(05):一、寂寞的死者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