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音乐 > 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剧院魅影》

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剧院魅影》

文章作者:音乐 上传时间:2019-12-15

(首发于作者微信公众号weimustudy)

作为一个十多年的《剧院魅影》铁杆粉丝,我总是刻意对剧中的性别问题视而不见。这部剧有着美妙的音乐、华丽的辞章、动人的剧情、考究的舞美,数十年来在竞争激烈的音乐剧界屹立不倒,可以说是问心无愧。女观众们有的唏嘘男主角魅影的执着和救赎,有的爱慕男二号拉乌尔的英勇和深情,但极少有人说自己喜欢女主角克里斯汀。这位无奈地夹在两个男人之间的女孩更像是为剧情需要设计的花瓶,漂亮、善良、纯真、柔顺,但毫无个性可言。

当然,我并不认为女权主义者需要抵制任何有一点点"厌女"症状的文艺作品。归根结底,这只是作曲家安德鲁·劳伊德·韦伯献给妻子莎拉·布莱曼的一出爱情肥皂剧,他无意借此抒发性别政治上的观点,这部剧的名字叫《剧院魅影》,而不是《克里斯汀》。所以,我从未想过要以一个女权主义者的视角来认真批判或者解读一下这部剧。

这次在伦敦西区第三次观看《剧院魅影》的现场演出,我也只是想重温经典,感受感受西区的戏剧氛围。这场三角恋的结局对我来说已无悬念,我不在乎谁来演克里斯汀,也懒得去分析她对魅影的真实情感。但这次我惊奇地发现,最打动我的不是魅影,而是克里斯汀。

很多人批判甚至讨厌克里斯汀。在这场三角恋中,她的犹豫不决可以说是两头不讨好。魅影生来面目可怖,连母亲都嫌弃他的长相,此后几十年,人们恐惧他、羞辱他,他只能在歌剧院地下的水沟中苟且偷生。但他才华横溢,向往美好,在克里斯汀身上找到了救赎,将这位青涩的舞女雕琢成闪耀的歌剧女主角。另一方面,年轻贵族拉乌尔与青梅竹马的克里斯汀久别重逢,在克里斯汀开始惧怕魅影的控制时英勇地保卫她,甚至不顾自己的生命。然而,克里斯汀却没有回报两人的好意:她害怕魅影而摈弃他的爱情,投身英俊富有的拉乌尔,可即使在拉乌尔的怀抱中,她还对魅影念念不忘。用现代人的话来说,她大概挺符合"绿茶"的定义。

而魅影和拉乌尔的好意也暗藏陷阱。魅影利用了克里斯汀对去世父亲的依恋,透过她梳妆室的镜子偷听她祈祷,伪装成"音乐天使"对她进行洗脑,还依她的样子做了一个穿着婚纱的人形玩偶。此后,魅影更是将她掳到地下宫殿中逼她和自己结婚。这些偷窥、意淫、囚禁的行为在现实生活中足以让人把魅影视为变态,而魅影的歌唱训练和父亲般的守护也更像是精神控制的伎俩,粗看浪漫,细想却令人毛骨悚然。

同时,拉乌尔对克里斯汀的态度也总是居高临下。一个是高贵的子爵,一个是卑贱的舞女;一个是理智、健壮的男性,一个是困惑、脆弱的女性。拉乌尔对克里斯汀山盟海誓,但克里斯汀始终是需要被保护的一方:他会驱散黑暗,给她带来光明和温暖。拉乌尔只身闯入地下宫殿拯救克里斯汀,而在危机解除、魅影良心发现之后,拉乌尔撑着船带克里斯汀离去,他取代了之前给克里斯汀撑船的魅影,成了她新的父亲、丈夫和守护神。

这样想来,独立思考的现代女性大概很难认同贯穿全剧的父权思想,只有选择性忽略这些暗示,才能心平气和地欣赏。

但克里斯汀真的始终受到男性摆布、从未做过任何自主决定吗?这次在西区,也许是因为演员的精彩诠释,也许是因为我自己阅历的增加,我第一次学会了理解克里斯汀,并且对她心生敬意。我认为,《剧院魅影》不一定要被解读成"直男癌",它也可以是一部女权剧。

《剧院魅影》聚焦于魅影的救赎,但它也记述了克里斯汀的成长。从舞女到名伶,这条路绝非一蹴而就。在克里斯汀美妙歌喉的背后,是她与魅影多年来无数个深夜的严格训练。在其他芭蕾舞女偷懒休息的时候,她利用业余时间精进自己的演唱,尽管她的本职工作根本用不着她开口、她也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得到演唱的机会。魅影的确赋予了她音乐和技巧,但学生的悟性和勤奋与老师的教学一样重要。如果说丑陋可怖的魅影躲在地下偷偷期待光明和爱情,那么克里斯汀——这个平庸懦弱、饱受欺凌的孤女——其实也在后台偷偷向往着灯光、掌声和欢呼。剧中,她第一次登台演唱的时候,这种向往赋予她勇气,令她不再像排练时那样战战兢兢,而是超水平发挥,一举成名。

在性格上,克里斯汀也经历了成长,而且这些成长并非男性角色强加于她,而是她自主选择的结果。全剧刚刚开始的时候,克里斯汀确实是个性格扁平的花瓶,如幼童般单纯,被动地接受魅影作为父性角色的庇护,等待拉乌尔这样高富帅的拯救。但在她意识到魅影为了达到目的不惜杀人后,她决定与可以给她带来安全的拉乌尔站在同一阵营。在与拉乌尔的定情之曲《All I Ask of You》中,她唱道:"我想要的只是自由/和一个没有黑暗的世界/而你,总是在我身边/拥抱着我,把我藏起来。"她首先渴望的不是与白马王子的爱情,而是远离魅影的疯狂和暴虐,在魅影的过激行为逼得她走投无路时,拉乌尔的地位和承诺恰巧满足了她对安全的需求。这是否是真的爱情,我们无从得知,因为当他们不再需要联合对抗魅影的威胁时,全剧也结束了。

在第二幕,克里斯汀越发成熟坚强。尽管身份差异悬殊,她并未对拉乌尔唯唯诺诺,而是说服他不公开订婚消息,以保两人安全。她只身前往父亲墓地,试图正视自己对魅影的情感寄托,挣脱过往的束缚("不再回忆,不再沉默着流泪,不再呆望着蹉跎的岁月")。她对魅影仍心怀感激和同情,不愿亲手害他,拒绝诱他进入拉乌尔的圈套。尽管拉乌尔连哄带逼地劝她当了诱饵,她还是在熟悉的歌剧舞台上找回了主动权,以出人意料的自信演出了性感撩人的一幕(《越过不归点》),本想利用她捕杀魅影的拉乌尔和警察看得恍惚失神,而本想借机引诱她的魅影则在她的对比下显得畏畏缩缩。她在众目睽睽之下揭开魅影的面具,彻底摆脱了魅影对她的控制。

在最后地下宫殿的对峙中,她已不再是那个任人摆布的少女。她与魅影势均力敌,高声宣布自己憎恶他的暴行,又与拉乌尔角色倒置,成了他的庇护者,顽强地挡在他身前,阻止魅影行凶。她放下仇恨和恐惧与魅影的一吻更是化解了全剧的矛盾冲突,拯救了拉乌尔的生命和魅影的灵魂。虽然她坐着拉乌尔的船离去,但她已由孩童变成了大人,将要从两小无猜的恋爱踏入需要更多智慧和勇气的婚姻。

那些批判克里斯汀逆来顺受的观众大概没有意识到,推动剧情的关键节点其实都是由克里斯汀决定的。她对魅影的依赖并非魅影洗脑的结果,而是源于她内心深层的渴望。同样,她与拉乌尔的恋情也并非拉乌尔单方面追求所得,而是因为在这个时刻,和拉乌尔结盟是最合乎情理的选择。

进一步说,魅影与拉乌尔代表的不仅是黑暗和光明两极,还有事业和家庭之间的权衡。与拉乌尔结婚,她可以有所依靠、生活安定,但贵族阶级不可能允许她继续在舞台上抛头露面,她必须放弃自己热爱的音乐,安分地做一名贤妻良母。而她之所以对魅影恋恋不舍,正是因为魅影懂得她真正的追求,并给予她一切支持和鼓励。如果说她和拉乌尔只是互有好感,那她和魅影却是完完全全的心灵相通:她热爱他的音乐,而她的演唱也给他的音乐装上了翅膀。因此,即使在她对魅影的行为失望至极时,还不得不承认:"我的思想激烈地抗拒着,但我的灵魂臣服于你。"这种服从并非针对魅影本人,而是针对他代表的、两人共享的音乐梦想。迫于魅影的罪行,她选择了拉乌尔和看似安逸实则压抑的贵族家庭生活,甚至很可能被迫从歌剧界隐退,但她心中仍有一块地方属于音乐和魅影。在我看来,这很可能预示着她未来婚姻生活中的主要矛盾。

韦伯于2010年公演的《剧院魅影》续集《真爱不死》似乎印证了这个猜测。剧中,克里斯汀与拉乌尔的婚姻成了一场灾难,丈夫酗酒赌博,情感疏远。多年后,她与魅影重逢,尽管矛盾重重,但一碰到音乐就立刻找回了当年的默契,最终两情相悦。《真爱不死》有许多硬伤,而且也不能用来证明韦伯在多年前创作《剧院魅影》时就已经有这些打算,但克里斯汀对音乐事业的执著和为家庭放弃事业的隐患却是一贯的。

音乐剧的魅力,在于演员可以用截然不同的方式演绎同一个角色,我对克里斯汀新萌发的敬意离不开当天女演员的独到诠释。究竟哪些是作者本意,哪些是演员演绎,哪些是我自己臆测,我说不清,但我很高兴自己看到了《剧院魅影》中两性关系的另一面。并非所有剧都应该是女权剧,但在创作、演绎、观赏诸如《剧院魅影》这样没有打上"女权"旗号的文艺作品时,我们都可以思考一下,如何从不同角色的角度看同一段剧情、如何挖掘那些常被男主角光环掩盖的女性角色的故事。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一个女权主义者的《剧院魅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