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音乐 > 爱我之前,请尊重我

爱我之前,请尊重我

文章作者:音乐 上传时间:2019-12-12

1

小青来自农村,自小家境贫寒,就是在农村,他们家也排不上中等。所以虽然小青长得不赖,学习又好,唱歌很好听,心里却一直隐隐地自卑。

从前的从前,小青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学习上,只有这样,她才能少一点自卑。

家境的限制,加之专注于学业,致使小青看起来一直有点呆呆的,她最惯常的打扮是,戴着一副近视眼镜,衣服的颜色素得不能再素,兴许还是亲戚家的姐姐不喜欢了送给她的。她多羡慕那些从小就能穿漂亮衣服的同学们,记得小学时班长穿着她妈妈亲手缝制的裙子,黄色的,明艳得刺眼。她又多想告诉妈妈,她喜欢伞,喜欢可爱的雨鞋,喜欢小小自行车,喜欢漂亮的新书包,可是她从未对妈妈讲过。因为妈妈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经常跟她开一个玩笑,说她在家是多余的,要把她送到没有女儿的姑妈家去。是啊,她有一个姐姐,两个女儿,她仿佛是有点多余。而姑妈家是一个儿子,一直想再要个女儿,一切听起来合情合理。她从不觉得这会是个玩笑,就是这个妈妈所谓的玩笑,让小青内心恐慌了好些年,直到姑妈再度怀孕生下一个女儿才算完结。彼时,小青已经十几岁了。

妈妈还常说,咱们家穷,你要知道省着点花钱。这句话从小学一路说到了大学,直到小青自己赚钱养活自己。

原生家庭的影响绝不只是一时,她有时会追随一个孩子一辈子。就像小青,一个曾经土气不会打扮的书呆子,即便有一天,她有足够的资本骄傲,藏在她心底的那份自卑永远也不会消散。

小青其实很争气,凭着多年努力,考取了一所不错的重点大学。上了大学的小青成绩依然排在文学院同年级前三名的位置。因为家庭条件不好,小青也出去做些家教来赚钱养活自己。慢慢地,她不再需要家里来负担自己的生活费和学费;慢慢地,付完了学费和生活费,她还会有一点点盈余。到了大三,小青甚至开始用攒下的钱来打扮自己。她摘掉眼镜,戴上博士伦,学会了化淡妆,学会了挑衣服。她的底子其实很好,皮肤白皙,脸型很正,眉眼间透着灵气,163公分的身高,不到100斤的体重。就这样一打扮,一枚美女真的就诞生了。不但是美女,还是学霸,不但是学霸,还是个业余里相对专业的歌手。

2

小青与学长孙世伟是在一次聚餐会上认识的,学长作为本校优秀毕业生代表回校做演讲,而小青是演讲协会的会员。小青听过学长的大名,传闻中说,孙世伟曾是学校法学院的风云人物,人长得帅,曾是学生会主席,经常做全校大型活动的主持人,追求者众。

那次孙世伟的演讲很成功,是一个关于时间管理的演讲,讲述了自己在大学时代如何平衡学生会工作,平衡学业,平衡各种考证各种考级,平衡组织各大活动,平衡健身,平衡兼职等等,指导在校大学生如何在有限时间内有效地做好更多事。而最让大家觉得羡慕的是,孙世伟在大四那一年,第一次参加公务员考试,就一举考取了几百人竞争的职位,进入了体制内。

小青听着学长的演讲,热血沸腾。她无暇用镜子照照自己的表情,但她想,当时的她看着学长的脸,眼睛一定是亮亮的,散着崇拜的光。也许很傻,也许很灵动,谁管呢。

当天晚上,演讲协会的会长带着几个工作人员请学长吃饭,那几个工作人员里就有小青一个。整餐饭吃下来,小青都好紧张,插不上几句话,偶尔说上一句,居然都没说利索。她自卑的毛病又犯了,在那么优秀的学长面前,她居然不敢说话。学长呢?依旧侃侃而谈,魅力四射。小青有点沮丧,虽从未谈过恋爱,她也知道自己这是心动了,可眼见着聚餐会要接近尾声,学长几乎都没看过她一眼。

突然,会长提议,我们吃完饭去唱歌吧,听说世伟学长歌唱得特别好。大家附和,学长欣然应允。

学长的歌唱得的确还不错,但也不算惊艳,其它人的歌声更是不敢恭维。一轮唱下来,会长注意到小青还没有唱,就鼓动着小青给大家唱一首。在这之前,大家其实也就觉得这丫头长得挺好看,但太过安静,感觉不到她的气场。这一次,小青没退缩,没有人知道,她多想在学长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好让学长注意到她。音乐响起的时候,还有几个人在私下闲聊,或是撞杯喝酒,但当小青的歌声一出,立时鸦雀无声。小青的唱歌绝对是天赋,妈妈说她会说话不久就会唱歌,加之她曾经苦练,一首《千千阙歌》,粤语纯正,气息饱满,音色优美。就这一首歌技惊四座,赢得了一大片的掌声。再次落座时,会长拍了下小青的头,说:“你这小丫头,还挺深藏不露的嘛!”再看向世伟学长时,学长正在看她,温热的眼神。接下来,学长开始邀小青对唱,其它人要么不会唱,要么就是像会长这种,知道请世伟学长来一趟不容易,自然懂得投其所好,没准下次再请会容易些。所以后面的时间,几乎成了学长和小青的专场演唱会,唱得多是对唱。

分开的时候,小青有些窃喜。因为她感觉得到,学长终于注意到她了。甚至还偷偷要了她的联络方式。

晚上,小青依旧早早洗漱好,坐在书桌前看书,这是她坚持很多年的习惯。没谈恋爱,没受干扰,再不看看书,她自己都想不出该做点什么。

微信响了,加她的居然是世伟学长。

学长说:听了你的歌,简直惊为天人。

学长说:你长得真秀气,很耐看。

学长说:你太瘦,应该吃胖点,不然看着都心疼。

学长说:你是个可爱的女生。

小青狂喜。因为隔着手机屏,她嗅到了暧昧的气息。小青不停地表达着感谢,谢谢学长的赏识。但说来说去,他们谁也没有说到爱。

这样有一搭无一搭的聊天持续了两个月之久,学长也会有意无意地制造机会跟小青见面。但他们的关系不咸不淡地持续着,有一天世伟学长终于爆发了。

她问小青:你是傻子吗?我说你可爱,不是要听你的感谢;我说你招人心疼,也不是要听你说会保护好自己。

小青问:那你要听什么?

学长说: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追求过任何一个女生,追我的女生排成排,这样说你明白吗?

小青说:不明白。

学长说:好吧,这次换我表白,谁让我喜欢上一个傻瓜了呢?

听到这句话,小青感觉心跳加速。她当然看得出学长的心意,但是她自卑,她怕。怕学长会跟很多女孩都搞这种暧昧,自己只是其中之一;怕自己会错了意,万一先表白被拒绝连朋友都做不成。

小青怯怯地问:你说的那个傻瓜是我吗?

学长有点肝火上升:废话,不是你是谁?

小青仍旧不敢相信:你那么优秀,没有女朋友吗?

学长说:如果说没谈过恋爱,肯定是骗你,但是我空窗至少一年时间了。你谈过恋爱?

小青说:我没谈过,从没有。

学长高兴地笑笑:好,那哥就教教你怎么谈恋爱。

接下来的日子,他们如一般的情侣一样,没事的时候,喜欢腻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逛街。有时世伟学长会请小青要好的同学吃饭,在别人的一脸羡慕中给小青夹吃的,告诉小青他不在身边的时候要懂得照顾自己。但其实小青知道,这种恩爱是秀给别人看的,是想告诉她的朋友,小青是他的。说穿了,宣誓主权罢了。学长这样做,产生了两种后果,为小青树了敌,有些原来好好的朋友跟她越走越远了;另一个结果是,再也不会有男同学来追小青了,因为小青“有主儿”了,不用担心别人不知道,因为女生的嘴可是藏不住事的。

学长对小青好吗?其实真算不上好。他常会说:我这么优秀,你要懂得抓牢我,你一放松,我就不一定是你的了。又或者说:你一个农村小姑娘,能找到我真是前世修来的福气。你爸是乡镇的小公务员,混到退休,勉强能混个副科,我爸可是**区地税局局长。或者说:你还没毕业,而且你又是农村的,带回我家,我爸妈也不一定能同意,别再让咱俩分手,所以先不带你见我爸妈了。其实小青都懂,这不过是学长的托辞罢了。因为他们不但没见过男方的家长,连学长的朋友她也一个没见过。学长会跑到小青的圈子里来,却从不会带小青去他的圈子,一切太明了,学长是不想断了其它女孩的念想。仿佛在对小青说:你是我的,但我不是你的。

当初好像是学长追的自己呀,怎么慢慢地,自己反而处于劣势了?骨子里的自卑?太过顺从?太过软弱?太过爱?都有吧!

小青爱学长,因为这是她爱上的第一个男人,又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人。每天醒来,学长就在她脑海里蹦出来,挥之不去。有时听到一首歌,触到她心里的某根神经,忽然就泪流满面。看到街边的广告牌上有学长名字里的字,她的心都会猛烈地跳一下。她会在自己的博客上写关于学长的文字,表达对学长的爱意,说若能跟他在一起,便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学长说,你到大四时也考公务员吧,我们单位明年会招一个中文的,我都打听好了,你就考我们单位,现在公务员考试很公平,一切靠你自己。如果你考得上,我还好意思跟我爸妈提咱俩的事,你若考不上,我也没脸提。

小青减少了社团活动和兼职的时间,开始了公考的复习。那段时间,小青绷着一股劲,希望通过考试,得到学长父母的认可。有时听到《情癫大圣》主题曲中“人间天上不容许,我的心好虚”,“跟你的经历得不到谁同意”,小青的心里就紧得难受。

经过了半年的努力,小青真的考入了世伟学长的单位。其实这也不奇怪,小青本来就是学霸,形象又好,普通话纯正。于是,小青就这样顺风顺水地毕业了,等待入职。

3

拿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天,学长忽然很严肃地对小青说:我们的关系还是先不要公开,之前大家都不知道我有女朋友,你突然过来,我怕公开了别人会认为你的考试是我爸在后面做了手脚,影响不好?你能理解不?

小青听着仿佛也有些道理,就算心里有点不爽,也没有表示反对,在世伟学长面前,顺从仿佛成了她的习惯。

学长接着说:在单位,你就装作不认识我,上下班我们不要一起走,吃饭不要在同一张桌子,平时出去约会,不要在单位附近的场所,你给我打电话如果我不接的话,就是我认为自己不方便接,就不要再一直打过来。你不要到我办公室来,如果有工作交集必须见面,也假装我们是才认识。“认识”了之后,不要做出太熟的样子。

这些不平等条约,小青居然都答应了。

中文出身的小青在这个单位研究室负责宣传工作。入职第一天,研究室刘主任带着她去各部门打招呼。同事们都说,咱们单位这是来了一个美女呀,还这么谦逊有礼貌。

学长听到了,心想,这不过是大家的客套话罢了,小青哪有那么漂亮啊?怎么看她也还是有点配不上自己。

初入职场,小青有用不完的力气。研究室负责本单位的新闻宣传、信息简报、人大报告、各种数据报表等,小青事事都做得很好,而且有着年轻人的朝气,待人热情,工作积极。慢慢地,同事中对小青的赞扬之声不绝于耳。

刘主任看着小青不错,家世也清白,就说要给她介绍男朋友。小青没经历过相亲,不知如何应对,又没法告诉人家自己和世伟学长的关系,只好问学长:你不让我公开我们的关系,不去会不会驳了人家的面子,毕竟刘主任也是好心。

学长说,不许去,你就说你有男朋友了,别说是我不就行了?

小青说,我不要。我们迟早要公开,如果现在人家以为我有男朋友,过后再说又跟你相处,别人会认为你找了一个不够清纯的女生。

学长说不出道理,只是恨恨地说:不许去!

小青说:那我们公开?

学长仍旧态度坚决:这个不行,那你也不许去相亲!

相亲的事放下了,小青说:自己有点接受不了相亲,一切想要随缘。

刘主任笑了一下,没说什么。

风波并未就此平息,隔壁监察室的周勋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接近小青,小青不好太直白拒绝,因为人家也并未表白。只是这些暧昧让她觉得不舒服。比如,一份早点,一个漂亮的日记本,甚至一束花。男人总是以为女人喜欢花,其实他们不懂,女人只是喜欢自己爱的男人送的花。其它的,只会徒添尴尬,尤其是送到单位来。

4

某个周五下班前,刘主任说:晚上大家聚聚,平时工作忙,周末放松放松。正好也算是欢迎小青加入我们的团队。

一切自自然然,小青也想不出什么理由拒绝。

但席间就有一位年轻男士,小青看得眼熟,想了好久也想不起来,好生难受。直到刘主任介绍起他来,小青才逐渐有了印象。某一天,这个人曾经去他们办公室说找刘主任说聊点事情,小青坐在自己位子上,听他们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天,也没聊出个所以然来,小青给倒了两次水,其余一直低头做自己的事情。她有点想明白了,这位张伟先生其实是来看自己的,而小青猜测,之前刘主任介绍的相亲对象应该也是他。小青不好意思求证,保持着基本的礼貌。

张先生对小青说:这一次,我们就算认识了,以后有什么事,免不了麻烦你。

小青说:您客气了,你认识主任,哪有什么事会求我啊?

刘主任说:小青你可别小看张伟,我这位小老弟,自己开公司当老板,已经是位成功的年轻企业家了。而且为人特别正直宽厚,处久了你就知道了。

小青有点脸红,心想我们也没什么机会相处啊?

席间,小青一直有点尴尬,虽然在酒桌上她一向不太会说话,加之不会喝酒,话就更少了,但如今天这般尴尬还是第一次。她意识到,事情有点麻烦。

随后的几天,张先生果然总是给小青打电话,小青多数是以“在忙”为借口,拒绝闲聊。她怕学长多心,也怕张先生会错了意。

但事情还是传到了学长的耳朵里。

学长不停地生气,他对小青说:没想到你这个小丫头还挺招风的嘛。

对于学长的生气,小青有点委屈,因为她真的什么也没做。

但学长依然一副死性不改的样子坚持不公开。

  这阵子,每天都有花店小哥来找小青送花,不用看卡片小青也知道是谁送的。周勋也总是有事没事地跑到小青身边假装谈工作,去得多了,学长有时也会看见,每一次,他都是一脸不悦。

  于是单位里就有传言,说自命不凡的学长终于也抵挡不住小青的魅力,拜倒在小青的石榴裙下了,而且居然吃周勋的醋。

  学长听了很生气,明明小青爱他更多,而且小青心中除了他没有别人。从始至终,都是小青在他的世界中卑微地活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女生,何来如此魅力。学长又一次没有选择公开,而是对同事说,这样平凡的小青他才看不上。学长在对别人说这句话时,小青就在附近,只是学长没有看到她,那一晚,小青心痛到失眠。

张先生的攻势越来越猛烈了,已经不再单纯送花,而是开着名贵的轿车来到小青单位门前欲接她下班。很多时候,都能看见张先生靠着自己的车前,待小青出来,含笑走到小青身边,请她上自己的车。但小青每次都是婉拒,说自己习惯坐公车,不愿意给人添麻烦,这样比较自在。一次两次三次,一直是这样。张先生的胃口被吊了起来,小青越是拒绝,张先生越是喜欢。他的举动也越来越疯狂,999朵玫瑰,钻石项链,香水,衣服,每天变着样地送礼物给小青,但小青从来没收过。她只想安稳地过日子,等到学长的承诺。

时至今日,其实两个人无论是从身高、学历、长相、工作都不相上下,小青差的,就是她来自农村,父母的工作没有学长父母的工作好。她想,如果学长是真的爱她,就真的没有拖延下去的理由了,她没有逼学长结婚,只是公开两个人的关系,好不再受其他人的骚扰,她不觉得这对学长来说有什么过分。唯一能解释的是,学长不够爱她,骨子里其实并看不起她。既然如此,她又为何要听学长的话呢?

张先生总是这样出现在小青的生活里,学长看不下去了,让小青离那男人远点,不然他会生气。小青笑了笑,这次换她不说什么。也许学长真的吃醋了吧,这样发怒的他为何如此可爱?当然,跟别人的距离还是会继续保持,不能为了气学长而毁了自己的好名声。但对于学长,她有意远离,不再言听计从。

5

学长慢慢感觉对小青失去了控制,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知道她在忙什么,不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是否还如从前,不知道她的疏离是否在为分手做准备。学长害怕了,有点焦头烂额,那个曾经无比乖顺的女孩变了,她不再追着自己说要公开二人的关系,不再主动约他,不再等他吃饭,晚上不知道什么情况,动不动就说有饭局,不陪他吃晚饭是经常的事,让他有种小妇人的凄凉。

这样失控的感觉煎熬着孙世伟的心,他这才意识到他深深爱着自己的小青,以前的漫不经心不过是认为小青早已是自己的忠实信徒,永远不会离开自己。但这一次,他不确定了。这让他惶恐。

终于有一天,学长对小青说:我们公开吧,我受不了你身边的狂蜂浪蝶。

小青微笑着说:不急。

学长生气地说:为什么不急,你对我有异心了吗?

小青面无表情地说:没有。只是在我想公开的时候,没有得到的你允许,如今也想开了,所以我真的不急。

这让学长的自尊心受了点打击,他以为自己提出公开的时候,小青会感激涕零,兴高采烈地抱住他。她无所谓的态度伤了他,伤了他一直高高在上的自尊心。学长不再理她,回到家却失眠了。终于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想到一个办法,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微笑,心满意足地睡着了。

        第二天,在那位有钱的张先生再次出现在小青面前表达爱意时,学长突然出现,手搭在小青的肩上,对张先生说:其实我才是他男朋友,我们相处很久了,只是一直未公开。张先生笑着看向小青说:不想跟我相处,随便找个人来帮你拒绝我?你以为我会相信吗?弟弟,省省吧。小青千金难求,她会跟你?

        学长命令小青说:你跟他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小青正欲张口,张先生嘟了下嘴——“嘘”,接着说,别给我上演这种戏码,我不会相信。我这辈子就要娶你,你逃不掉的。学长怒不可遏,恨得咬牙切齿,却碍于身份,没有发作。

        学长望向小青,近乎在用一种哀求的眼神。让她表明她的态度,让她说清自己和她的关系。

        张先生说:不愿看你们演戏,明天再来找你。

        张先生走远了。学长不依不饶,对小青说:以后你看见他时要绕得远远的,他打的电话不要接。甚至下班也不要从正门走。坐公交车时也要瞄一下他的车是不是在跟着你,他的花告诉花店店员以后直接扔在垃圾桶里,如果他来办公室找你,你不要理他,而且还要告诉我。

      小青觉得有点好笑,问:为什么这么紧张?

学长说:能不紧张吗?我怕你受不了他的攻势。

小青:那。。。。。

学长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公开!

小青: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那我尽量让自己更坚持一点,不理他好吧。

学长:我们公开吧。让别人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就不会来骚扰你了。

小青:不急。

学长:还不急?

小青:已经拖了那么久,不急于这一时半刻。

学长:不行,我要公开。

小青:公开什么?

学长:公开我们的恋情啊?

小青:我们有恋情吗?你不是说,这样平凡的小青你才看不上吗?

学长:我错了,是我口无遮拦。求求你,好好跟我在一起,我们公开吧!

小青:你的意思是你喜欢我这个平凡的女孩喽?

学长使劲地点点头:嗯!

小青:那好吧,你来追我吧。不用像张先生那样疯狂,但必须要重新追,来弥补我这段时间来受的委屈。你一定要知道,不是只有你有魅力,我也有。在你之前,在你之后,我一直都有。我用十分的力气来爱你,你只用了一分,余下的九分,用未来补给我吧。经历了这么久,我终于明白,爱始终要对等,不能总是我一个人在坚持。你好好爱我,我们就好好在一起,若有一天,你还如从前般骄纵,我也会从你的世界消失,就像你曾经说的,你要懂得抓牢我,你一放松,我就不一定是你的了。我要的是一份被尊重的爱,即便我再爱你,也不会再卑微地活着。从前放下尊严,并没有让你更爱我。

如今,我把尊严摆在爱的前面,爱我之前,请先尊重我。所以这次,换你来追我吧。

学长兴奋地点点头。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我之前,请尊重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