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音乐 > 爱情的样子

爱情的样子

文章作者:音乐 上传时间:2019-12-08

图片 1

黄雨涵,原名黄文静,以前的名字平淡无奇一点都不浪漫,这对于一个沉迷于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的女孩简直就像是在脸上刺了“路人”两个字。于是她运用自己多年来的阅片和小说的经验给自己起了一个富有诗意,一看就有女主气质的名字——黄雨涵。当时要改名的时候她的父母也极力反对,但奈何她足够够坚决,就像每一个玛丽苏剧当中的女主一样,对待除男主以外的人都有着不可撼动的原则,所以最后改名成功。

当黄文静,哦,不,黄雨涵拿到新的身份证时,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走上女主的人生故事线了。刚才给她发身份证的户籍警察小哥哥很帅啊......黄雨涵一边磨磨蹭蹭的往外走一边期待后面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那个小哥哥追上她,问她要联系方式......半个小时后,黄雨涵没等来警察小哥哥却等来了一张长时间占道停车的罚单。

一次黄雨涵去西安参加培训,培训结束后有一天的时间可用来游览。黄雨涵穿上了一件别致的天青色套裙,设计中加入了汉服的元素,看上去很古典,头发用同色系丝带绾起在脑后系成一个髻,袅袅婷婷地去大明宫参观,毕竟看了那么多宫斗的戏码,来到这古都,大明宫怎么都要去打卡。

来到了大明宫,黄雨涵被眼前这片宏伟的建筑群震慑住了,这片占地37000多公顷的宫殿由殿、亭、观30多处构成,以中央殿堂四隅崇楼的建筑模式而建,要转下来怎么也要四五个小时。黄雨涵一边参观一边脑补可以在这个宫中发生的爱恨情仇,当她登上了含元殿,举目四望时内心陡然升起一句言情小说中用烂了的台词:“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

当时正值盛夏,太阳炙烤着大地,再加上前几天高强度的学习过后身体有些透支,黄雨涵走在庭院中,脑袋越来越大,越来越沉,地面越来越软,眼前的景物逐渐模糊,最后归于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黄雨涵觉得自己躺在床上,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确躺在一张雕花细木的贵妃榻上,而屋子当中的摆设也都古色古香,这时他听到屋子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她赶紧闭上眼,用手压住自己怦怦乱跳的小心脏,莫非?莫非自己穿越了?没想到穿越这种事情可以发生到自己身上。人们始终无法跳出自己的固定的思维模式,黄雨涵也不例外。

这时门推开了,嘎吱的一声,黄雨涵不敢睁眼,听到应该是两个人走进了屋子,来到了她的床前。她幻想着是两个帅气儒雅的唐朝皇子来到了屋内,然后他们都爱上了她,最后还为了争夺她反目成仇.....书上都是这么写的,偶像剧也都是这么演的,错不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一个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介就四你社的女娃?咋晕倒咧?”

苍天啊!黄雨涵可从来没想过哪个帅气的男一男二操着一口浓重的陕北方言.....这种出乎意料的状况让黄雨涵乱了阵脚。

不过细细想来,唐朝都城在长安,那么官话没准就是陕北话。那时候的人操一口陕北话就像现代人讲北京话一样,帝都高配啊。想到这她开始安慰自己,其实哪里话都好,熟悉了什么话不都一样,人够帅就行。

另一个说:“估计四中暑咧,你看她脸红地。”

这时,黄雨涵的手机响了起来,嗡嗡地在她裙子的口袋里跳着舞,这也让她意识到自己并未穿越。

黄雨涵猛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站着两个现代人,矮一点的那个穿着工作制服,胖一点的那个穿着白大褂,这可绝不是什么俏王爷。

原来景区工作人员发现黄雨涵晕倒了,把她扶到员工休息室,穿白大褂的是驻景区医生,听说有游客晕倒,来看看情况。由于景区当时设计理念就是要把所有的设施都尽量还原唐代时候的风貌,再加上黄雨涵刚醒过来也没有细看,不然窗外的电箱,墙上的壁灯都很明显的告诉她,穿越?不可能的。

他们看见黄雨涵猛地睁开了眼睛也吓了一跳,两人不约而同地问:“你醒咧?”

“醒咧.....”黄雨涵木然的坐了起来,呆呆的点头回答着。

黄雨涵恨恨的咬着肉夹馍乘景区的观光车离开了大明宫,看着丹凤门大街两旁的唐风建筑,仍有些恍若隔世,似有一个古老的灵魂驻足在她的内心,为再来看一眼这“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景。

2.

黄雨涵所在的公司规模不大,所属行业也近黄昏,老板日子不好过以后对待下属多少也有些刻薄,但黄雨涵之所以这么多年一直在这家公司的原因竟然是这座老旧的写字楼与金融街相隔不远,而金融街上高富帅无疑是最容易被言情小说意淫的男主角人选。平时下班了以后黄雨涵总是会到金融街附近转悠,吃饭喝茶,期待着一场玫瑰色的梦幻艳遇,完全无视自己钱包的清瘦。

理想丰满的撑破了想象的天花板,但这么多年下来,最接近她幻想的一次竟然是她绝对无意的撞到了一个衣着体面的中年男人,手中的冰激凌那么凑巧的弄脏了他的衬衫,高定,价值她一个月工资。赔了衬衫以后她两个月都没有出现在金融街附近,她第一次感受到了钱包一直想要传达给她的痛,那种痛虽无形,却力量十足。

贫穷的日子不好过,只能用小说和偶像剧来填补自己的空虚。一个周五的晚上,黄雨涵早早地回到家,吃过晚饭后就开始看一本正当红的言情小说,当正看到男女主角因为误会而天各一方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一个让黄雨涵烦不胜烦的头像在屏幕上伴着铃声轻快的闪动着。黄雨涵摁掉了电话,继续埋头沉浸在这本腹黑总裁和呆萌萝莉的小说当中。

“叮”的一声,进来了一条消息,不用看也知道是那个人发过来的。不过最后她还是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微信。

“雨涵,这周六上午九点左岸咖啡厅读书俱乐部讲《昭明文选》,老师是交通大学的帅哥教授,很厉害,给你留个位子,一定要来啊!”

什么文选什么大学黄雨涵全都没有留意,只“帅哥”两个字她看了个真切,反正她周末除了在家躺尸就是看偶像剧和小说,去一趟也没什么损失,要老师真的是个帅哥还没准可以发展一下,黄雨涵盘算着。打定了主意后黄雨涵回复了一个“好”。

周六黄雨涵起了个大早,精心的画了个桃花妆,穿上她的幸运色休闲外套和牛仔裤,把自己尽量往大众觉得一个大学教授应有的审美上打扮。黄雨涵站在镜子外面弄着头发,扎起来又放下来,放下后又盘了起来,最后她用桃粉色的发卡高高的在脑后扎了个马尾,碎头发专门揉起来,毛绒绒的很青春可爱,也与身上的衣服很搭。黄雨涵满意的照着镜子,一边想象遇到帅哥教授时自己与他可能发生的对话,一边情不自禁的演了起来。

那个邀请者又一次不合事宜的给她打来了电话,说自己在楼下候着了。黄雨涵恋恋不舍的从镜子前离开,出了家门。一下楼就看到曹洪斌的二手桑塔纳,虽然擦洗得干净,但是整车的每个边角都完美的避开了弧线形设计,让在网上看惯了各种总裁款豪车的黄雨涵还是皱了皱眉头。

看着眉毛挤到一起的黄雨涵嫌弃的坐进自己的车,曹洪斌这个有着单线程思维的程序员还是不免有些小兴奋,一路上不断找一些根本聊不下去的话题与黄雨涵尬聊。黄雨涵不胜其烦的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他,但是曹洪斌却并没有感觉到这弥漫在车中尴尬的空气,仍然兴致盎然的说个不停。终于在曹洪斌准备给黄雨涵普及图灵机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到了咖啡厅,黄雨涵逃跑一样从车里出来,甩上车门就往里面走。曹洪斌不知道黄雨涵怎么突然气哼哼的下了车,他赶紧找车位停下车,去追黄雨涵。

咖啡厅里面已经来了几个同样参加课程的同学,三三两两地聚到一起轻声漫语的讲话,舒缓的背景音乐,空气中淡淡咖啡的香味都让整个人放松了下来。黄雨涵选择坐在靠窗的一个卡座上,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已经立起的一块活动白板,距离不远不近,是一个观察帅哥,伺机而动的绝佳位置。

角落里一个穿着大胆入时的美女吸引了黄雨涵的注意,毕竟衣着暴露对于人的视觉冲击力不可小觑,再加上是美女,同性相斥的物理学定律很合事宜的开始发挥了作用,黄雨涵低头看了看自己A罩杯的小胸,狠狠的拿起桌边的一本书翻看了起来。

曹洪斌进来看黄雨涵优雅的翻看着一本线装书,心里美滋滋地,一屁股做到了她对面,正好挡住了黄雨涵的视线,黄雨涵抬头狠狠的看了曹洪斌一眼,又低下了头,曹洪斌丈二和尚一般摸了摸自己圆圆的大脑袋。

3.

今天的讲师萧靖的确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儒雅青年,虽然身高并不出众,但是举手投足的书卷气还是很和黄雨涵的口味。萧靖先从《昭明文选》的作者讲起“作者萧统是南朝梁武帝的长子,虽贵为太子但是萧统却对文学很有研究,组织文人编选了这一部现存最早的诗文总集......”

黄雨涵听着听着就开始神游,后面讲了什么她也完全没走心,这时的她早已经把这个同样姓萧的教授带入了萧统这个太子的人设当中,眼前的他正身穿朱红色太子常服手持折扇在一众文人雅士当中侃侃而谈。

茶歇的时候黄雨涵去洗手台前整理了一下自己有点花了的妆容,正要把珊红色的唇膏补好,这时萧靖也走过来洗手,黄雨涵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像是把唇膏薄薄的涂到了脸上。萧靖自然地与黄雨涵打了个招呼,黄雨涵低着头,假意从化妆包中翻找东西,不敢抬头,只含糊的应着声。萧靖没看出黄雨涵的窘态,还问黄雨涵刚才的课她听懂了没有,觉得还有什么不足,哪里可以改进?他不知道黄雨涵根本就没听课,心思全在讲师本人身上却不在讲的内容上。黄雨涵被问到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于是脸更红了一个色号,只能说她听懂了,讲得很好没什么不足。萧靖只是以为她是个害羞的人,也不继续追问了,洗过手后就走了,留下黄雨涵在镜子前压抑着兴奋。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黄雨涵想要以请教问题为名先加上萧靖的微信,然后再逐渐发展关系,但萧靖身边围着几个人同学在与他交流课程感受,不好下手。

黄雨涵于是在那里坐立不安,一会儿整理头发,一会儿用面巾吸吸脸上的浮妆,一会儿抬手看表......看的曹洪斌也是莫名其妙,几次问她要不要走都被断然拒绝,他也只能呆坐在位子上,摆弄着桌上的咖啡勺,时不时瞟一眼黄雨涵,苦思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终于等到同学们散了开来,黄雨涵摸了摸头发,心里给自己打气,准备出击。就在这个挡儿,之前一直坐在角落那个打扮大胆的美女站了起来,踩着足有十公分高的细高跟鞋妖娆的走到萧靖身边,萧靖看到她过来了竟然伸手去迎,那个女人顺势靠在萧靖的身上,伸出纤细的瓷白手臂环住他的脖子,亲昵的用鼻子蹭着萧靖的脸颊,萧靖也是一脸的享受。黄雨涵眼睛瞪得老大,下巴也差点没惊掉,书上没说教授喜欢辣妹啊.....

4.

黄雨涵闷闷不乐的坐进曹洪斌的车里,一言不发,不管曹洪斌怎么套词儿,她最多哼哈的糊弄。曹洪斌终于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了,于是想要放支歌舒缓情绪,打开车载播放器《火影忍者》的主题歌就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这种节奏的歌就算不熟悉但一打耳朵就知道是属于某部热血日本动漫。听着这种节奏的歌,尽管每个词都听不懂,但就是感觉那一个一个的音节像是子弹一样嵌入了自己身体,让本来就一肚子气的黄雨涵越听越烦躁越听越无力。现在虽是盛夏,晚风却还是凉的,她打开了窗户让风打到自己的脸上,本想让自己清醒一下,但发现已经满身弹孔的自己被冷风一吹心也似冷掉了一般。

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黄雨涵心里想,难道自己真的要接受现实?

现实,似乎真的很难接受啊,想到这她偷眼瞅了瞅坐在旁边的曹洪斌,他正一边用T恤的袖口给自己擦汗一边随着音乐的节奏晃动身体......哎,所有指标都远远的偏离了她的想象,不行不行,她晃着脑袋把刚刚那可怕的想法赶出了脑袋。

黄雨涵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与之前出门时雀跃的状态截然不同。黄妈妈正在做晚饭,看到女儿回来,马上八卦的凑了过来,笑眯眯的套话:“姑娘今天真漂亮,和小伙子约会去啦?”黄雨涵厌恶的瞅了瞅自己老娘,没好气儿的敷衍道:“妈你想多了,公司活动,约什么会啊。”

黄妈妈这才看到女儿的脸早就皱成一个大写的“囧”字,估计这孩子八成儿是在外面受了气,也不敢多问,也不放心不问,于是站在黄雨涵身边假装整理储物柜,不时抬眼瞟瞟黄雨涵。黄雨涵脱了套裙,换上鹅黄色的丝绒睡裙,把头发拆散,一头栽到床上,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把今天的事情回放了起来。

趴了一会儿她突然抬起头,发现妈妈还在旁边摆弄一个小花盆,一会儿向左挪一点一会儿向右挪一点,寻找着那不可言说的精微角度。

“妈,我想先睡会儿。”

“哦,哦,妈这就走。”听女儿送客了,黄妈妈也不好赖着不走,赶紧退了出来,把门给黄雨涵带上。一边猜测着女儿奇怪的表现是由什么引起的一边回到厨房继续做晚饭。

黄雨涵又在床上爬了一阵,一翻身下了床,这个时候似乎只有玛丽苏情节爆表的偶像剧才能拯救她于水火,于是她打开了自己的移动硬盘,那里面存了上百部玛丽苏神剧,这些都是她的药,是时候来一剂猛药了。

5.

黄雨涵所在的公司在酒店开一个产品推广会,会议中途黄雨涵正在甜品台添置茶点,这时一个瘦高的男生站到他身边礼貌地问:“请问,您?是黄文静吗?”黄雨涵自从上班就没用过这个名字,与她关系好的同学也在她的淫威下都屈从的改口叫她黄雨涵,“黄文静”这个名字似乎与她远隔重洋,但现在却又咫尺近前。

听到这个名字她猛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带着黑框眼镜的白净男人,或者说,应该是个大男孩。这个男孩头发一丝不苟地贴在头上,一看就是刻意梳理过,穿着一套虽然挺括却不怎么合身的西服,白色衬衫上没有系领带,扣子解开了两粒,白皙的皮肤下喉结明显,像偷穿了爸爸衣服的高中生。

他看到黄雨涵满脸的疑惑,有点心虚的又问了一句:“那个,你是不是在新城高中读的高中?”想了一下又加了句:“杜成和你一个班。”

黄雨涵这才隐约想起,眼前的这个大男孩好像是她以前高中同学杜成的弟弟,叫杜什么来着。他们上高中的时候他还是个小屁孩,他们出去玩时这个孩子就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跑,那时候他个子还没到黄雨涵下巴,看着现在高出自己一头的大男孩,黄雨涵真的有点认不出。

想到这她“哦”了一声,用食指敲着下巴试探地问:“你是...杜成的弟弟?”

大男孩点点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搔头,把努力梳好的头发弄乱了。

杜渊去年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业内很知名的投行工作,名片上的职位印着“基金经理”,就是金融街上一抓一大把的那种,与黄雨涵心心念念的金融街精英相差不知几个量级。

杜渊却不知道黄雨涵的心思,自从偶遇后他便有事儿没事儿的去找黄雨涵,理直气壮的让“姐姐”请自己吃饭。黄雨涵虽然一点都不想和这个在她眼里仍是小孩的男人有什么瓜葛,但以前和他哥哥关系还不错,她也不好表现的太冷淡。

谁知这孩子没皮没脸,来的越发勤了,最可恨的是他后来连姐姐都不叫了,直接叫黄文静。这可是戳了黄雨涵的软肋,黄雨涵不但管饭不说,还要面对自己以前的名字,那个她很嫌弃的名字——黄文静,这次说什么都要和这个臭小子谈谈了。

想到这的时候她正和杜渊在金融街一个屋顶咖啡厅吃晚饭,她略显严肃地和杜渊说她已经改了名字,希望杜渊可以叫她的新名字,而不是以前那个名字。

杜渊用咖啡勺敲了敲莹白色咖啡杯壁,抬起一张满是委屈的脸,长长的睫毛在眼镜片儿后面微微发抖,像只出生不久的小奶狗。黄雨涵看他这个样子心也软了,于是把为什么改名也告诉了他。谁知当知道黄雨涵是因为觉得自己以前的名字没有玛丽苏女主气质而改的名之后,杜渊那一脸可怜相早没了踪影,他抱着肚子差点在餐厅沙发上打起滚儿来。他带着笑出的眼泪看着黄雨涵说:“哈哈哈哈哈,姐,你真觉得改名字还能有成为女主的功效呢?哈哈哈哈哈”黄雨涵看他笑的就快要岔气儿了,气的把咖啡杯墩到桌子上,咖啡洒了出来,在桌面上画了一个小扇面。杜渊看她真生气了,也收起了笑容,严肃的和她说:“人的命运和名字没关系,和自己是谁有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黄雨涵驳斥道“你看哪个言情小说里面女主叫翠花的?”

杜渊一口咖啡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赶快拿纸巾堵住了自己的口鼻,强忍着想笑,最后笑忍住了,咳嗽却忍不住,一通咳嗽后,杜渊眼里带着咳出的泪但一转眼神情就突然变得很是严肃,严肃脸的他对黄雨涵说:“其实......你...你叫翠花我也喜欢。”黄雨涵听到这句话嘴巴长得大大的,忘了刚放进嘴里的一块棉花糖,像个白色小舌头趴在嘴边。时间似乎停滞了,黄雨涵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 一下 一下......脑子好像也卷进了一大块棉花糖,思维的齿轮根本扣不到一块,转也转不动。莫非是爱情?黄雨涵脸涨得通红,想到自己的表情很白痴,赶快低下了头。

“其实,你叫翠花才符合你的气质。”杜渊接着又来了一句。黄雨涵愤怒的抬起了头,刚才还满面桃花的她,这时满面怒容,一只手早就越过咖啡桌拎起了杜渊的一只耳朵,气急败坏的骂道:“臭小子,就你话多,老娘要是叫翠花非把酸菜炖白肉扣你脑袋上不可!”杜渊一边哎哟哎哟的叫唤一边求饶,好听的说了一箩筐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耳朵。

杜渊一边摸着自己火辣辣的耳朵一边偷眼看黄雨涵愠怒的坐在对面,长睫毛下的瞳孔突然亮了一下,他从背包里拿出两张票,讪笑的和黄雨涵说:“姐,咱不生气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你看。”说着殷勤地把票递到黄雨涵面前。

其实他刚拿出来票的时候黄雨涵心里就一动,就在那一闪的瞬间她早就认出票面上那个熟悉的不能熟悉的标志。那是她饭了7年的一个国外男子偶像团体的标志。她一把抢了过来细看,果然是他们在本市举办演唱会的门票。

这个团体在国内很受欢迎,开票当天不到十分钟就售罄,当黄雨涵加班到深夜打开抢票窗口发现根本打不开。这让黄雨涵郁闷了很久,而且随着演唱会越临近,她越是郁闷,因为现在连黄牛手上都没有票了,有数的几张已经炒到天价,当想到要用半年工资换一张票的时候,空荡荡的钱包死命撅住心的那种感觉又一次袭来,她决定不做一个真爱粉了,因为爱不起。

但当她看到杜渊拿出来两张他们的演唱会的门票,而且还是内场的时候,她觉得她可以重新做回真爱粉了,这让她激动地真想拥抱这个刚刚还伤害了她的臭小子。

杜渊看黄雨涵激动地都在座位上坐不住了也高兴地很,刚刚耳朵的疼早忘了,又嘴欠儿的说:“你说他们有啥好的,是能请你喝咖啡还是能请你看演唱会啊?”看着黄雨涵从票的上方射过来的眼神像利剑一样,他不由自主地摸了摸仍然火辣辣的耳朵,及时闭上了嘴。黄雨涵拿到票真的是高兴地要飞起来了,每个毛孔都在诉说着快乐。

6.

演唱会上黄雨涵终于看到了自己喜欢了五年的偶像,第一感觉是他们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高,而且很瘦,但是真的很有魅力,热力四射的演唱,卖力的表演让黄雨涵整个人都沸腾了起来,在演出结束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和杜渊的手纠缠在了一起。

他们从场馆随着人流往散场,黄雨涵动了想要把手从杜渊掌心抽出来的念头,但是微微一用力便被一股力道死死地攥住。

杜渊暖暖的手掌大大的把黄雨涵小小的拳头完全包住,暖意顺着掌心流遍了黄雨涵全身,黄雨涵在这深秋的街头穿着一个薄风衣竟然也没有觉出凉意。一路上他们两个都默默无语,对这突如其来的牵手都有点害羞,两个人没有打车,而是慢慢地顺着体育场往市区的方向走。夜已经深了,路灯下发白的路面上早已没有步行的行人,但他们两个就这么牵着手在街上走着。从体育馆到黄雨涵家差不多有六公里,他们两个走了将近两个小时,就那么默默的走了两个小时,但却像是讲了太多话后醉氧般的默契沉默。

已经快凌晨一点了,杜渊把黄雨涵送到楼下,终于两只纠缠在一起的手被解了开,黄雨涵抓着那只被焐热的手迟疑的说:“嗯...你也...早点回家,到家给我发个消息。”说完她脸不禁红了起来,慌乱的道了再见飞也似地钻进了电梯。

她在电梯里大口的喘着气,两颊烫的厉害,灼热感一直烧到了自己的心,心脏似乎也承受不来这么高的温度,直到把五脏六腑全都烧开了。她按住自己的心脏用那只同样滚烫的手。

这时电梯门开了,她低着头就往出走,谁成想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那个人很瘦,骨头硬硬的。她抬头发现竟然是杜渊,她震惊的瞪大了眼睛。杜渊含笑对她说:“你怎么不按楼层?不舍的我走吗?”黄雨涵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在电梯里并没有按楼层,所以电梯并没有运行。杜渊看到电梯的指示灯没有变化,就又把电梯门按开了,没想到黄雨涵直接撞入自己的怀里。

黄雨涵觉得今天晚上她实在是太失态了,赶紧从杜渊怀里挣脱开一边道歉一边退进电梯,按下了自己家所在的楼层键。

7.

接下来的几天杜渊都没有来找黄雨涵,黄雨涵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让他生气,还是他也觉得有点尴尬不知道那天过后他们要如何面对对方。除了演唱会结束之后杜渊回到家给黄雨涵发了一个报平安的信息后,他再也没给黄雨涵发过消息。黄雨涵也在收到消息后告诉他早点休息后没有给他发过消息。

黄雨涵不知道要如何破解他们这种互不打扰的默契,几次纠结要发什么消息给对方,但是写下又删掉,写下又删掉,几次过后还是没有按出发送键。

黄雨涵突然发现自己以前脑海里设想的浪漫桥段男主角的脸竟然变成了杜渊的,她有点害怕也有点害羞,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份感情。小说和偶像剧看的也没以前尽兴,总是在看男女主角坠入爱河的情节时想到杜渊,想到那一夜他们手牵手在无人的街头默默走着,想着他把她拥入怀中。她努力想把这份记忆从脑海里赶走,但是却收效甚微。

人和人的缘分很奇怪,有缘时不管在哪里都能遇到,缘分散尽时尽管他们所在的公司相隔不远,但他们两个却再也没有碰到过。

直到三周后的一个周五,黄雨涵公司完成了一笔大单,老板请他们全体员工在附近的居酒屋开庆功宴,黄雨涵还和平时一样坐在角落看着同事们插科打诨。这时她看到杜渊和两三个同事走了进来,就在离他们不远的小几边坐下。

杜渊看到黄雨涵时有些惊讶,不过还是过来打招呼,就和以前一样的叫她姐。黄雨涵挤出微笑与他寒暄了几句便借口不舒服从居酒屋逃了出来。

以前看的那么多言情小说和偶像剧都不是这么讲故事的啊,男主角不都应该是勇敢的吗?还是他并不喜欢自己,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那一晚的柔情到底是真还是假,难道是自己的幻觉,那一晚并没有发生什么,他们两个看完演唱会就各自回家了,没有午夜的牵手漫步,没有脸红心跳的拥抱......黄雨涵觉得自己的脑袋过量加载已经快要报废掉了。

黄雨涵回到家把自己珍藏的所有言情小说都整理了出来,满满六个纸箱,她对着它们进行了告别,虽然内心有点不舍,但是也不想在沉醉在别人设计好的剧情当中。扔掉书后她把硬盘当中一百多个G的偶像剧也全都删除。都处理了之后她发现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她决定要做自己而不是那个剧情当中的某个女主角。

8.

黄雨涵开始接受身边阿姨们的相亲安排,相亲取代了看偶像剧和小说,变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

圣诞前夕她正在一个法餐厅与一个中年微胖的公务员见面,对方虽然长得有点抱歉,发际线也几近失守,但人很诚恳,也是以结婚为目的,讲话挺幽默,黄雨涵心里盘算着,和他相处以后应该也不算无趣。

这时一个在她心里留有深深伤痕的身影闪进了她的视线,在这氛氲的餐厅独有灯光下,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了不弄花妆,黄雨涵紧紧闭上自己的眼睛几秒钟,睁开眼睛,那个身影已经站在了桌前。

她不敢抬头看他的脸,又怕是又希望是那张让她魂牵梦绕也失魂落魄的脸。

相亲对象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迟疑了片刻问黄雨涵:“咳咳,小黄啊,你们两个...认识?”

黄雨涵用眼角快速的瞟了一眼杜渊急忙解释道:“恩,他...是我表弟。”

杜渊脸上蒙上了一层怒气,黄雨涵心底却涌上了一股报复的快感。杜渊深吸了一口气对黄雨涵的相亲对象说:“大叔,我表姐家里有点事,让我来接她,我们先走一步。”说完也不等回答一手拿起黄雨涵的包和大衣一手拉起黄雨涵的手就往外走,黄雨涵双脚不听使唤的只是跟着他亦步亦趋。

来到了酒店大堂,杜渊给黄雨涵披上大衣,黄雨涵满脸疑惑的盯着杜渊看,杜渊避开了她的眼神给她把大衣的扣子系上。

外面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细碎的雪霏,路上薄薄的白了一层。路灯这时亮了起来,给银白的世界上调入了三分暖暖的橘色。他们又像是那天演唱会后一样,牵手走走在了一起,但气氛有些尴尬。

黄雨涵终于打破沉默,问:“你...什么意思?”

杜渊沉默。

黄雨涵等了半天看杜渊没有要回答的意思有些生气,甩开杜渊的手质问他:“是不是觉得我很好耍?我...我在你眼里就是个满脑子言情小说情节的花痴对吧?就是一个笑话!”说到这眼泪早已滚落了下来。

“不,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杜渊看黄雨涵红红的脸颊上挂着泪珠心也揪了起来“只是...只是我与你的择偶标准有距离,我怕你看不上我,或者就算暂时接受我也会在读小说看偶像剧的时候把我与那些优质男主对比,那样你会产生落差,会觉得自己选错了人.....”

黄雨涵死死地盯着杜渊的脸,想要从那上面找到哪怕一点点说谎的痕迹,但是却没有找到,最后她叹了口气说:“我就算喜欢看那些,但不代表我真的要找那样的人做伴侣呀,更何况...更何况...那都是假的...”后面这句话黄雨涵说的声音很小,但是杜渊听到了。

杜渊笑了起来,露出白白的牙齿,很好看。黄文静也笑了起来,抿着嘴脸蛋红红的,也很好看。

没有偶像剧桥段,没有言情故事主线。他们都爱上了对方最本来的样子。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音乐,转载请注明出处:爱情的样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