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小说 > 侠客莫涛(单车旅记之侠客莫涛)

侠客莫涛(单车旅记之侠客莫涛)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24

(好久没更新简书文章了,这篇接之前的《茶乡满心田》

6月2日,我从石泉县出发,沿着环水库的公路前行。出发不久,在一个弯道处看到一辆破旧的老式的26自行车靠在路边边,车上绑满了大大小小饮料瓶子、编织袋,以及一条外胎。一个穿着不起眼的男子坐在面朝远处的水库,手中拿着一个饼子。因为我一路前行,并没有留意什么,直接过去。往前走了几十米,直觉告诉我,他可能也是一个同我一样骑车在路上的人。转过弯道,我在前方大概100米的地方停下,心想大概那人会追上我。

果然没多久,他就推着他的自行车从弯道的另一头走了过来。我与他打了招呼,两个人停好自己的车,坐在了公路边的石墩子上聊起天来。

“你什么时候出发的?要去哪儿”

“呵——我都不能用‘出发’这个词来形容,你应该问我在路上流浪多久了。”

“那你在路上流浪多久了?”

“差不多流浪三年了,你的车和驮包都很新,看来你没出来多久。”

“是啊,我才出来十几天。”

“打算去哪里?”

“打算往昆明去,那里有几个朋友,去找他们。你呢?”

“我无所谓了,走到哪里是哪里,没有具体的目的地,哪里风景好就在哪里停下来,什么时候玩够了就重新出发。”

“你这样挺爽啊!”

“嗯,我自己带的有帐篷,走到哪儿住到哪儿。昨晚就是在水库边住的,白天有人在这里钓鱼,晚上他们走了我就住在这儿。”

“你不害怕吗?”

“怕什么!?抢劫?我不怕,看我这样子像是有钱人吗”,他两手往外一摊,一副自嘲般的表情,”我走在路上,只要我不抢别人就行了,谁还来抢我。”

老实说,我在刚才从他旁边路过时,还以为他是个要饭的。

“你呢,从哪来的?”

“我从洛阳来的。”

“洛阳——我去过,就在去年吧,从开封到了郑州,又从郑州到了洛阳。洛阳是个好地方,是个古城,历史气息厚重,比郑州好。郑州没什么历史气息,而且人还多。洛阳老城不错,有一条古街,我很喜欢。”

“是的,洛阳确实有古都的气息,除了这些,洛阳牡丹相当漂亮,‘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你应该5月份再去一次。”

“洛阳牡丹,我知道,以后吧,会去的。”

“你老家是哪儿的?”

“我老家四川的。我原本以为我们的80后——我83年的,今年31岁——就挺有个性的了,但我一路上,看到好多像你这么大的90后,要么一个人,要么几个人一起,有环游全中国的,还有去拉萨的。感觉你们90后比我们80厉害多了,看到你们这样的90后,感觉就是中国的未来的希望。你到昆明后,还要去哪儿?”

“和同学一起骑着去拉萨。”

“不错,滇藏线的风景更漂亮,走云南那边要比走四川漂亮。我去过拉萨,一路上有不少人一起。”

“你去过了?”

“我去过几次,全中国除了新疆我还没有去过,其他地方我都去过。新疆我现在是不敢去,哈——”

我难以想象面前这个胡子邋遢、衣衫普通的人早已走遍千山万水。

“你们为什么要骑车出来,想过没有?”他问。

“也没有具体的原因,就是因为大学快毕业的时候,几个同学在一起聊起天来,觉得长这么大没做过什么值得一提的事,大家便决定骑车出来一趟。去一趟新西兰——当然是中国的新西兰——新疆、西藏、兰州。哈——就这样约了几个人一起去。本打算骑摩托车,但工资不够,囊中羞涩,只买得起自行车,所以就这样子了。”

“呵呵——有这样的好朋友真不错。你看我现在,三十多的人了,朋友们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每次和他们联系不是有人结婚就是生孩子了。再看看我,没有人像我这样,一下子跑出来这么久。他们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以前干嘛的?”

“大学那会儿学的金融,毕业后在四川的银行干了几年,天天坐在办公室没有意思,就骑车出来了。什么时候钱花完了,什么时候回家。出来走一走,看一看,感觉就是不一样。看一看各地的风景,各地的人文风俗也不一样。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现在很多年轻人没有了理想,毕业就等于失业,被工作、婚姻、房子、车子所压迫。可怕的不是没有工作、没有房子、没有车子,可怕的是没有理想。这是当前教育的失败。年轻人得有热情、有梦想,有自己想干的事,并且有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的勇气。就像骑车,要有这样的梦想和坚持的勇气。如果年轻人都有这样的热情,中国才有希望。”

“家里人呢,你们不联系吗?”

“像我现在这样,流浪在外,很多人觉得我是不务正业,不过虽然不能为国家做什么贡献,但我也不会给国家增添什么负担,不造反、不犯法,过好我自己。穷则独善其身,富则兼济天下。

至于家里人,我会定期跟家里人联系一次,告诉他们我在外面挺好的。不过,我们两个不一样。你只是在毕业之后,要进行一次短期单车旅行,所以你出发了。而我则是在外流浪,而且流浪多年。流浪和旅行有着本质的区别。说实话,家里人肯定不支持我,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选择了这样,这就是我的生活,而不是生活之外的休息、放松。家里人会尊重我的选择。你家里人肯定也会反对你一个人这样在路上‘流浪’。但最后你不还是选择了这样吗?没有人真正能阻挡你的脚步,不过你得为自己负责。不管你选择怎样的路,你都要学会照顾你自己,你不仅是为了自己在活,你同时为了他们在活。看到像你这样的90后们,我不会反对你们所做的一切,不会觉得你们的所作所为是在浪费生命和不务正业,不过你们一定要学会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你的这一选择不该成为逃避另外一个选择的借口,那才是真正的浪费生命。用旅行来逃避生活才是真正的浪费生命。

当然你也不能因为别人把你的行为看做不可理喻、不务正业、毫无价值而放弃你的选择,比如在外流浪或是旅行。你要让它变得有价值,或者在出发前就已经为它创造了价值。

像我,曾经也赚到了钱。不过,现在钱对于我已经没有太大的约束力,我每日消费不了多少钱,自己带的有干粮、馒头、水和帐篷。饿了,就吃自己的干粮;渴了就喝自己从人家那里要来的水;累了困了就撑开帐篷睡下。我不像你那样忙着赶路,你每天都有自己要到达的目的地,而我没有。我心中所有的只是让我内心愉悦的事物和风景。如果我看到了美丽,我就停下脚步,如果觉得一些地方自己不喜欢,就匆匆走过。不用担心什么,不用焦急什么,也不留恋什么,因为我一直都行走在美丽的风景和事物当中。

你问我是不是害怕——你看看我现在的模样——我有什么好害怕的?!我身上什么都没有,不怕谁来打劫。与别人比起来,只要他们不觉得我是个打劫的就好,哈——

……”

当他以一种平静的语调讲完了所有的话语,我仿佛是经历了一场洗礼,他所经历的正如我所经历,他所想的也如我所想的。他以游侠般的身份从我身旁经过,带过一阵风,吹动了我的心。

随后,我们又谈了一些关于党派、教育、旅程感悟等内容。最后,他告诉我他叫莫涛。当我将“莫涛”这个名字写在此处的时候,希望你能原谅我未经你的同意便将你的名字放在此处,希望你能记得我。我不晓得此刻的你是否已经花完了自己的积蓄,返程回家。我们相遇时,同是在路上的‘流浪’者(原谅我在此处也将自己归为了流浪者的行列)。你作为80后的一份子,我作为90后的一份子,同时流浪在群体和社会之外,试图通过这样的自我流放看清楚自己所属的那一代人,看清楚自己所存在其中的这个社会,看清楚自己。

与莫涛的相遇似乎点燃了我内心的关于流浪的导火索,我也曾想过像他那样长时间地流浪在路上,流浪在边缘之外。饿了就吃手中的粮食,渴了就喝山间的溪水,累了就休憩在雨中,困了就像梭罗一样买一把二手的斧头,建造一座小屋——仿佛是一位游侠,来去无影,自得自在。但终究我没有他那样的勇气,与他相比,我对于生活所能做的最大的逃离和叛逆只不过是浅尝辄止。正如他所说,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放不开的东西,我也有自己所放不下的东西,正是这些东西滋养了我的生命——我可以享受暂时与它们的分别,但我终究无法享受与它们长久的孤立。

长久以来,我一直认为,莫涛的那些话语和领悟都应该出自一个历经磨难而又伟大的人物之口,或是出现在某个神迹闪光的时刻。恰恰相反,莫涛,是如此的平凡,同你我一样,我们所见的每一个人一样平凡。曾经同他生活、工作在一起的人一定不会想到莫涛如今的样子,与看到的莫涛他们相比,我看到了一个更真实和自由莫涛。

“什么时候钱花完了,什么时候就回家”,对于莫涛而言,左右逢迎人情世故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流浪的意义也并非是逃避或者放逐,只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之内,尝试一种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式。等到无能为力那一天真的到来,自然也会坦然接受,昂着头走进人群,随波而流。

在我随后的旅行岁月里,我向每一个人谈起”莫涛”这个名字,当然每一个人在听完这个名字之后,会立马将他忘掉,将他当做是小说情节中的某个可有可无的人物。但在我这里,他却是一个侠客。每一个未曾长大的孩子心中都会有一个侠客,行走在江湖之外。一个不曾以侠客自居的人如何能在遇到另一位侠客时内心有所悸动?

在自我流放当中,我也曾碰到过诸多同我一样(暂时)徘徊在群体、社会之外的人,但与他们相遇时我丝毫没有那种小说中大侠之间相遇所该具有的相见恨晚,或者是惺惺相惜。我从这些人身上(或是他们从我身上)感受到最多的是年轻人的冲动和炫耀。在每一次与他们相遇的时刻,我都要拿他们和我所遇到的莫涛作比较——

有的人只不过是行走在路上,有的人却实真正的侠客……

侠客莫涛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侠客莫涛(单车旅记之侠客莫涛)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