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小说 > 黑夜

黑夜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16

天气越发闷热了起来。虽然气温很低,湿度却很大,在屋子里呆着会时常感到胸口闷得喘不上气。我尽量每天出去“锻炼”一下,说是锻炼,其实只是遛狗而已。

昨天竟然抽出时间来做了定时写作——也就是小说的更新了。终于快要写到高潮的部分,不过可能也会就此卡住,然后因为后天的旅行而一直拖延到我去留学也说不定。为什么我要给自己立这样的flag呢!

最近在玩一个像素RPG,同时还在玩PSP上的一些游戏,感觉一点都不专注。只是,时间表越来越充实了。有时觉得一天过得实在太快,连时间表都无法抓住那些偷偷溜走的时间,明明已经制订了计划,把24小时的大部分都限制在了一个方框内,怎么就是不能抓住时间呢?

不知不觉就会迎来黑夜,生命的长度就是在这种不知不觉中缩短的。死亡其实是一种缓慢得我们几乎无法感受到的东西,要说人会不会畏惧死亡,不同的人会得出不同的答案。我觉得我们每天都在走向死亡,大多数人对死亡已经司空见惯了吧,它就像空气一样悄无声息地融入我们的生活,所以不会有人察觉的,直到死亡的最后一刻突然降临。

因为写了小说,我大概是对事物都有了新的看法。简单来说,就是会突然有种“即视感”。新的看法和即视感要怎么扯上关系呢?这两个词明明完全相反。我所说的即视感,其实是来自小说人物的一种感觉,小说中的人物感觉传递到了我的身上,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在现实中感受到的“即视感”,而对我来说,这就是一种他们赋予我的新的感受了。

很混乱对吧?我举个例子,如果在小说里出现弹吉他的少女的角色,我在拿起吉他,或者听摇滚音乐的时候,就会突然有种不是自己在做这些事,而是她在做这些事的感觉。即使用例子说明也很难呢,如果把这种感觉具体化,在小说中写出来可能会不错。

我现在也还是喜欢女孩子的故事。不管是怎样的故事,我都得看到吸引自己的女性角色,才能继续读下去。但是最近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读书了,连碎片式阅读都没有。我在网上收藏了许多文章,把它们放入印象笔记,却没有时间消化它们。

时间过得忽快忽慢,就像我在做自由写作的时候,我希望时间“咻——”地一下过完,然后我就可以开始做其他更有意思的事情。以前热衷于自由写作是因为没什么有意思的事可以做,但是现在完全放假的我,真的毫无束缚,每天想做的事堆成了山,我也希望每天写出有意义的故事,也想要每天在家玩游戏、悠闲地待一天,沉浸于虚拟的世界,或者学习英语,沉浸于阅读,之类的。由于要做的事情都溢出来了,所以专注力和精力自然就不够了。人格好像没有了统治者,本来被关在各自房间里的“我”都跑出来发表自己的意见,有的想玩游戏,有的想学英语,有的想阅读有的想出去逛街。所谓“自由”,对个体而言根本不是自由,因为看似“个体”的存在,其实是由一个集体组成的,当完全的自由降临,这个集体会分散,没有统治者,然后大家都想随心所欲,最后就会打起来,结果可能是什么都没能做成,我无法同时满足无数个“我”的愿望。

所以,要紧的事在人生中很重要,有时我会感激突如其来的任务,因为这个任务带来的就是一位独裁的统治者,由于时间太紧,轮不到所有的“我”一个一个来发表意见,当关键的任务来到,所有“我”都要齐心协力解决这唯一的任务,而不能随心所欲。

可是,完成这个要紧的任务之后,我又会旧病复发,统治者一下子就消失了,我又陷入了混乱而又安逸的状态。这种状态很稳定,也很平和,不会带来动荡的改变,当然也不会让我自身有任何提高。

我曾经参加网络免费课程,就像慕课那样,那时我会在规定时间内听课,我还做了笔记,但是后来这个习惯突然断掉了。可能是因为有了更加紧急的事,之后我就被懒惰制服,没有再做过这样的事。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黑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