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小说 > 以审美的情怀去体验人生18学者,苦楚的称号?—

以审美的情怀去体验人生18学者,苦楚的称号?—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25

图片 1

我还是要在强调一下看到我的文章的人,我的写作的风格是以我为主,所涉及到西方哲学的只是为了辅助我的感想,以及我的人生经历,思想感悟是如何受西方哲学影响的。

你看到了,这是两者之间的融合与交汇,我要说明一下,我这种感想,不是学者型的研究方法,学者型的解读只是用他自己的话,针对某些哲学思想,重新解释一遍而已,很少有人结合本身的经历以及人生经验的去解释这些哲学思想。

做到一个学者当然也是挺难的,但对我来说,我觉得那个意义不大,因为我觉得学者其实是很无聊的。直接解读别人的思想这样的人太多了,随便买几本哲学书把它当作知识,去读可以了。

我把我当前所处的层次,叫做知行合一者,思想影响了我,我接受与吸收,尽量做到知行合一,虽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自己思想的花火,但并没有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这是值得我一生去追求的。

另外一个更高的层次就是真正的原创的思想家。

尼采是一个迄今为止,我认为西方最伟大的哲学家,没有之一。他的一个很强的特点是,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这个哲学家应该在西方历史上,它不仅仅指现代的,我估计在所有哲学家中,尼采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人物,在现代的思想中,包括很多后现代主义,也都是受到尼采的影响。

我们知道做学问的人有两种类型,一种类型是什么呢?就是学者,什么是学者,就是专门研究哲学史上各个时期的哲学人物,各自各样的观点,然后把它梳理清楚,理解透彻,把这个讲透了挖深了,你不了解的我跟你解释清楚了,然后我就写一本书,讲论尼采什么什么的,或者尼采和什么什么思想的对比与差别。这类研究文章叫做学者型,基本上纯理论的,不夹杂自己人生体验的,是属于研究类型的,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干巴巴的研究文章。当然学者型的研究者也算是哲学家。

还有一种类型是什么呢,那是真正的哲学家,这里这个家,他不是说我研究尼采是什么?海德格尔是什么?胡塞尔和现象学的又是什么?而是说我是什么?我有我什么样的观点,这样的观点在世界上提出来,纯原创型的,这个很难,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但尼采是其中的一位。

这就是说思想家,真正的哲学家,和哲学研究者,之间有巨大的差别,我们的文科里面都是这种状况,你像大学中文系,你说中文系那帮教授们干什么?他们那帮人基本上是研究文学作品的,不是创造文学作品的,他自己不写作品,所以这帮教授谈不上作家,甚至如果他写作品的话,反而写不出来好的作品。你比如我写了一本小说,我拿着这本小说,去评教授职称是评不上的,为什么,这个不是研究成果,比如说你如果写成舒婷的那种诗,那不能算数的。

但是你是研究舒婷的,你可能成为教授。去研究的那是我的学问,作品只是一种作品上的创造,但它不是一种科学,它就是一种已经存在的作品。

对作品的研究,反而成了一门学问了,那这种做学问的做法是什么做法呢,基本上是从哲学来的。

哲学里面也有两类人,大部分人是干什么的?

也像中文系那样,研究各种各样的哲学,比如我们说中国哲学西方哲学,我们说科技哲学,美学,伦理学,逻辑学他在研究各种各样的这种学问,只是把它当做一种纯粹的知识在学习,有些人甚至死记硬背,这当然也很重要,这类研究者,大多数人是没有自己的观点的。

把哲学当做纯粹知识,死记硬背的人不能成为哲学家。

那什么是真正的哲学家,真正的哲学家是我有我的理论啊,就是说我有我的理论,到最后你们都是来研究我的,不是我去研究别人的。这类人一旦成长起来的话,那才真叫哲学家。

那我呢,我愿意把自己当作知行合一者,体悟哲学一切以自己的体验为主,把人的一生作为哲学的背景,是要比那种当作纯粹知识来学习的人更高了一层境界,因为我把它融入到了我的人生中。但说实话,虽然我懵懵懂懂的内心里有一些自己独特的想法,但还远远不能形成自己独自的系统化的思想体系,所以对我来说,前方的路还很长啊,能不能真正的做到,还不好说,我觉得也没必要强求,有时候强求也没有意义,现在这种状态也挺好,随着自由意志的催动,用审美的情怀来体验人生嘛。

就好像我们有的人搞音乐一样,你像谭盾,他的心整个在激动着,他是原创性的,于是有人就开始研究了,谭盾的音乐思想,谭盾的技法,谭盾受什么影响,或谭盾与中国文化,这个就是学者干的事情了。

我在这里要干的事情和学者有一点不同,我在研究别人思想的同时,是与自己的人生体验密切的结合在一起的,这里面既有别人的思想也有我的看法,甚至还有否定别人思想的某些看法,不管我否定的那个人他是多么强的哲学家。

所以我的方式,还是和学者型的研究者有很大的不同的,我是要让这些思想整合在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里面的,或者说这些思想经过提取转换加载吸收,已经内化成了我的言行,我的意志。

这样,就挺好了,这就不仅是研究而是整合,而是发生内聚和质变,从而一个不断更新与自我进化的我出现了。

我感觉到学者这两个字,我说实话有一点苦楚的东西,当有人说你是学者的时候,其实作为学者这个人也挺悲哀的,因为学者其实没有自己的思想的,他是研究别人的。

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有我自己观点的人,就好像搞数学搞物理一样,到最后你不是说研究某某人的物理学,某某人的数学,爱因斯坦的物理学,或者达尔文的生物学,而是说在这个物理学上和生物学上有我的位置,我的观点在里面。这才是科学家。

如果你是研究达尔文的,那你在生物界里面可能就没有什么地位了。

我觉得文科一定要把这两者分开来,就是,作家本身,研究作家的人。

我们现在很多教授自己都糊里糊涂,他以为这个学者的称号差不多了,你给我来一个著名学者,这名号多大啊,像人文学者,以前流行的余秋雨,他好像研究别人的东西比较多,像是中国文化史,文化史的考证,这个学者的身份比较强烈一些,但是你说余秋雨有他自己独特的思想吗,我曾看过他大量的作品,我看也基本上没有,不过能把思想文化历史之类的东西整合包装一下,用生动的笔触写出来,这已经了不得了。

甚至大名鼎鼎的季羡林,他也成为学者,可是当我读他的书的时候,读来读去,我还是没有发现出他自己有什么思想,搞来搞去还是,解读别人的思想。

那我们就举一个比较厉害的例子,如果是孔子的话,那真的是孔子了,就是说孔子完全写自己的东西了,但是孔子以后那批人里面,都成了研究孔子的人了,那就慢慢慢慢的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了。

后来的朱熹专门讲孔孟之道,无非还是对孔子的解读,后来整个儒学的流派,都有一种学者化的倾向,压根没有新的思想的进化。

当然也有人认为中国文化已经很完善了,没必要再进化了,我是不认同这样的观点了,不是没必要,恐怕现在是没有人有能力了。

我认为这是中国哲学里面最大的问题,后面的人都研究前面的东西,到最后儒家学说,原创思想其实就是孔子一个人,当然后面孟子也发挥了,称他为亚圣,但是和孔子是没法比。

然后是第三代新儒家,这个就没什么影响力了,相当于儒家后面的儒家,都是在阐发别人的东西。

所以我觉得中国哲学的倾向,和西方哲学相比差的太远了,这也是导致中国近现代,衰弱的根本原因之一,就是不像西方,已经无法产生新的思想了。你看,西方哲学叔本华来了一个,然后尼采又来了一个,还有马克思,弗洛伊德,一个又一个层出不穷。

新的时代,尤其是现代杂象乱生的中国,呼唤真正的思想家。中国人真的需要思想家,而且是一批大思想家,这样才能将国人在精神上,推向新的高度。

中国人没有自己原创的思想,谈什么去超越别人呢?

我曾经说过原创的思想很难,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所有后来者的问题,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难到什么程度?难到中国近几百年,就没有自己真正的思想家,你能给我提出在中国,当代有自己思想的哲学家吗?好像还真没有。

这里面的问题很多,有文化传统,有制度环境,还有社会氛围,最主要的原因我觉得还是急功近利的思想,深深的嵌入在中国人的头脑之中。

我之所以谈这些,并不是说我很狂,也并不是说我以后一定成为思想家,而是我要有勇气指向这些问题,对哲学相关的背景做一个普及,有利于理解整个文化现象。

那么尼采这个思想,我觉得他厉害在什么地方,他不仅哲学思想的表达,而且表达的方法,都是前无古人,你看他如何表达,他居然我不用论文了,用诗歌的形式给你写出来,就是我把最有思想的东西给你写出来了,你自己去用你的人生去体验,去感悟。

而不是摘要大纲概念,这些东西我说实话,虽然科学都这么讲,但有点八股文,说白了就不是给人看的。

那尼采直书胸臆,直接表达他的思想,他没有任何其他形式,甚至不惜用诗歌的语言直接表达出来,诗歌是什么?我在第一篇文章中谈到诗歌是把人类向上托举的力量,他这是在哲学家当中唯一的,他是从形式到内容到思想,全面的原创性,所以我称为他是西方第一大哲学家。

当然他的哲学确实是带有一种气势磅礴的东西,他强调,生命意志的本性不是求生存,而是创造,这里面同叔本华有没有相同的地方?

有,都强调意志,但是他和叔本华的意志有很大不同,叔本华的意志就是人活着,活着居然是痛苦的,那我怎么活得好一点呢,他是为了生存,人为了生存而活着。

那么尼采的格调就不一样了,这个生存就只是活着吗?生存是不是人活着的唯一的东西?唯一的价值?不,活着是为了创造,尼采给出了他的回答,不是求生存,而是为了创造。

意志是一种强大的,不可遏制的创造冲动,这样一来把意志的这个概念,升华了。

叔本华把意志当作消极啊,痛苦啊,我怎么让他不痛苦呢?在尼采这里不是这个问题,我关心的是我活着干嘛?我这个意志本来就是要追求高点,追求这个强点,那个高点强点是什么呢?

就是遏制不住的创造冲动。

是强力意志构成的世界和人生,就是这个世界和人生的百态啊,其实是人的强力意志构成的,为什么世界是那么个样子,是人用自己的强力意志构成的,它决定了人生是什么?

人生是在战斗,苦啊,我就是苦啊,不是这个事情,就是战斗。

是强力,冲动,创造,奋击,和战斗!

这样一来,我们看这个人生观和叔本华的人生观,有了很大的差别,叔本华那里你看所有人都是为了求那个欲望,有了那个欲望以后,你看多少人都痛苦着呢,然后我怎么活下来怎么摆脱这个痛苦,这样就完了,在他那里这个人其实是很渺小的,很消极的。

而在尼采这里,生命是一种意志,我要活得精彩,我要达到一个创造的境界,那个创造的境界的人生是很主动的,我不仅仅是摆脱那个痛苦就完了,我是要积极的,进取的去创造,在创造的过程中,我也创造了我的人生。

这才是尼采真正的观点,你说他伟大不伟大?所以我说他是西方最伟大的哲学家。

在这篇文章里,我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学者,知行合一者,思想者的区别,以及人的求创造的本性。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以审美的情怀去体验人生18学者,苦楚的称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