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小说 > 简故事| 你试过在咖啡店谎报名字吗?

简故事| 你试过在咖啡店谎报名字吗?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4

作者:Pattopia

“比利,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试过咖啡店员问你名字时瞎报名字吗?我今天图好玩试了一下,但是有个很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我变了身份。”

“别闹了,我这几天和客户见面,项目很多细节要谈,等过几天回去再好好陪你,早点睡吧。” 工作狂比利一出差总是更不爱搭理简。

回到清早

每天上班的简,必定会经过一家生意火爆的咖啡厅,偶尔会进去点上一杯拿铁带走,来熬过漫长又枯燥的办公室上班族生活。

简因为销售工作的职业习惯,总能很快记得客户的特征与长相,而有趣的是,那位长相平凡的咖啡店员,每次都像第一次见简一般,语速飞快地问道:“ 小杯热拿铁,请问小姐贵姓?”

“简。” 咖啡厅角落突然一阵嘈杂声淹没简的声音。

“郑小姐,请隔壁稍等片刻。”

简正想开口纠正,看着店员飞快的笔在咖啡杯上签上名字,并且后面长长的队伍,决定随便它了,又不是办二代身份证,无需较真。

几分钟后,拿着“郑小姐”的咖啡走出店门,简突然觉得神智有点恍惚,可昨晚睡的很早呀。出门后的简身体不自觉的往公司反方向走去,简感觉整个人思绪还在,但是身体不听使唤的不停往前走,并且快速上了一辆正好靠站的公交车。

惊慌的简,莫名奇妙投了币还坐到最后靠窗位置,这是要去哪?我为何问自己?简有种被鬼压床的错觉,睁着眼睛,身体却如何也不得动弹的那种压迫感,不禁打了个寒颤。

这时候手机突然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却标着“周总“,简犹豫半响,但手还是不知觉的接了电话。

”小郑,真的不好意思啊今天早上临时有个会议,所以没能来接你吃早餐。晚上下班我带你去购物,去吃法餐。“

”呃,我不是小郑。您打错了。“ 突然变了声音的简被吓出冷汗。

”这声音明明就是你啊小郑,真的别生气,我晚点再跟你说,就这么定了吧。我现在准备去开会了。“

挂掉手机,手机屏幕暗下,看到屏幕的自己居然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简整个人呆住了。

这过程大概持续了几分钟,简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从出门到现在,唯一奇怪的地方就是咖啡店过后,不!准确的来说,是”谎报“了名字之后,才发生这么奇怪的一系列事情。但现在没办法改变了吧,身体不听使唤没办法回去质问发生什么事情,干脆就将计就计吧。而且定神一看,这郑小姐长得还真不赖,而且衣服竟然变成了一套简好几个月薪水才买得起的某品牌高级定制。

公交车开了几站,到了市区一个繁华的金融中心站停下,简,应该说是郑小姐,果不其然的下车了。

“天啊,在这种地方上班的高级白领,确实配的起这套衣服啊。” 简暗想,任由身子自由行动。

期待之下,原来郑小姐是一家知名融资公司的前台。“做前台杂务,也能买得起这套高级定制,那看来也比我那办公室每天唇枪舌战的销售要强啊。”简泄气。

然而处理杂务接电话也真的是不容易,简一整天下来,被另外一位前台小姐称为“魂不守舍,神志不清,到底怎么回事。” 事实上,简比她更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在接近奔溃下终于熬到了下班时间。

手机又响起,是早上那个男人的声音,“小郑,你可以下来了,我在停车场。”

在看到那辆有专车司机接受的轿车,简终于明白,为什么前台也能穿高级定制了。

周总亲密的举动让简有点不知所措,果然,他带着郑逛着往常简都不敢多看的奢侈品店,吃着连名字都读不来的法式餐厅,但貌似周总也并没有过多的问小郑的私人问题,于是乎简也能轻而易举的享受着本不属于自己的这些。

坐着车回去的路上,简对于周总毛手毛脚开始觉得厌烦,年五十几的中年男子身材略微发胖,简想着该不会今晚还得一起回家睡觉吧,现在才来表明身份估计也没人会信了,跳车也不行,也变不回简,她现在可是郑小姐。

这时,周总的手机响了,”喂,老婆,啊? 我马上赶过去。“

”小郑,我女儿发高烧入院了,我老婆让我去看看。今晚看是陪不了你,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周总看出是有些焦急。

原来是小三,这也算是给我躲过这猥琐男的好机会了。正准备入门,突然间,简觉得自己的手脚开始灵活了,定睛一看,变回来了。

晚上十一点准。

回到自己家的简,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有趣又刺激,享受了一天别人的生活,晚上还能恢复身份,这种福利确实不错,于是忍不住与男友比利分享,然而却吃了闭门羹。


第二天

简一大早便兴奋起身,经过那家咖啡店,在门口踱步良久,决定再试试。

同样的店员,依旧脸盲的问着简贵姓。

“我姓谭。”

于是简体验了一天逝去已久的青春校园爱情生活,与纯净单纯的小男友在校园漫步,简心想这年龄差距,也是有些尴尬,但能免费回忆青春,确实值得。


第三天

同样的脸盲服务员,

“我姓黄。”

一个家庭主妇,在家做了一天家务,还接了个熊孩子回家监督作业。“

第四天

脸盲店员稍微眯了眯眼睛,

“呃,我姓赵。”

精明能干驰骋商业的女强人,还与前几天的周总一起开了会,吃饭时才发现两人竟然是夫妻,看着那周总在强势的老婆面前温顺得像个小男人,小三面前却意气风发,人前人后两个样,实在觉得可笑至极。

这些天,简偶尔也会担心自己几天没去上班怎么老板也没来电话,比利照旧说忙着写报告,当然也不太敢跟其他人说,一来怕事情暴露,二来怕带来更多的麻烦。而且这种免费体验生活的机会,突然就来了,当然随时也会走。再者,说出来怕是会被以为精神失常。

接下来的几天,简像抽奖般的瞎报名字,脸盲店员也似乎开始注意到简,但简依旧顺利的饰演了不同的角色,雷厉风行女交警张,优雅的舞蹈家潘,文艺女青年李,游手好闲的富家女周等等,而且简发现每到晚上十一点过后便恢复身份,等到了第九天,比利晚上就要回家的那天,一切似乎不同寻常。


第九天

“小杯热拿铁,小姐今天想姓什么?“ 相貌平平的脸盲店员红着脸,貌似鼓足勇气才敢说出来,似乎早已发现,想以此来证明其实自己并不是脸盲患者,说完却有些尴尬地微笑起来。

简与她相识一笑,愣了下,“今天我姓陈好了。”

出了门,想想今天可能是最后一次来体验生活了,希望是个轻松又能享受的角色。低头一看,黑色运动服,头戴鸭舌帽,这回又是什么角色了,这时手机响起。

电话另一端是低沉的男声,” 目标现在在华天路逛街,我现在不方便靠太近,你跟一下。”

不是吧,最后一天玩跟踪,难道是狗仔队吗?简自认倒霉,只能但求今天快点结束,而且希望晚上不会像女警察和家庭主妇那样,累垮。

跟着目标漫无目的呆了接近一个下午,简发现跟的竟然是昨天扮演的游手好闲富家女周小姐,周小姐不是什么明星,跟来干嘛,难道是和某男明星有瓜葛吗?

手机讯息响起,“行动。”

还不知道行动何以解,正走在人行横道边上的周,突然被一群从面包车上下来的黑衣男子强行抓上车了,其中一个蒙面的对着简喊了句,“上车啊你!” 一阵飞奔,简竟然跟这群慎人的蒙面绑匪上了同一辆车,准确的来说,竟然是同伙。

这下真的是玩大了。

富家女周小姐惊慌尖叫,被电视上看多了的捂湿毛巾迷药手法给迷晕了。车上四个绑匪神色淡定从容,貌似是专业惯犯,简吓得呆若木鸡,不敢多说。

“你,联系他老爸周正,叫他今晚直接给赎金还他女儿命。” 一个看似头目的人吩咐道。

简接通电话那刻,才发现周正,就是前些天见过两次的周总。

接到电话的周总,果然是心慌抓狂,“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千万不要伤害我女儿。”

本以为是会去一个偏僻破旧的厂房,然而这群绑匪,竟然是在咖啡厅附近的一个小区停下,准确的是,简家对面的旧式小区里,果然是真实绑匪,思路还是和电视剧里的有所不同。

就这么折腾到了晚上九点,协商好的周总神色慌张地出现了,可怜的被绑着的娇弱周小姐吓得不敢动弹,简也蹑手蹑脚的听着吩咐办事,生怕那几把不知道真假的手枪,会不会指向自己,简觉得自己更像心虚到魂不守舍的卧底。

need-to-insert-img

正当一切似乎顺利的交接进行着,赎金也已经过目,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半,简以为一切终于要结束时,她看着离自己不远的自家小区,竟然有点后悔贪图好玩,冒了这么可怕的险。就当周小姐抽泣着跑向她爸,简顺着她的方向,瞟见不远处出现的雷厉风行女警察张,以及表情严肃的女强人赵小姐,突然预感到不妙。

“有警察,跑!” 守门的团伙这时候才高喊。

顿时小区内一阵骚动与慌乱,这群绑匪还是悍匪,直接就与警方交火了。

简已经吓到不省人事,跟着也一阵乱窜。

几声枪响,简觉得一阵酸软,身体往前扑空,失去了意识。

朦胧间听到持续挺久的嘈杂声,一阵寂静后,简摸了胸口,湿热的血腥味刺鼻传来,自己中枪了。

也不知道过了十一点没,被抬上救护车的自己到底是简还是女匪陈,她觉得自己快不行了。这可怕的一天,如同噩梦般,但强烈的疼痛感蔓延全身,告诉简,这出于贪玩好奇的冒险,终究害死猫了。

救护车停在自己家小区门口,围观群众密密麻麻,警察在指挥散场,意识半醒的简,从微张的眼睛细缝中挣扎,对着身旁严肃的医生护士微弱喊着,

“这不是我,不,她不是我。”

医生护士自然是不会搭理地默默止血抢救。

想要结束今天的这一切,不知道亲爱的比利,回来没。他会在人群中吗?我还能再见到比利吗?

need-to-insert-img

全身的冷汗,挣扎着呐喊着,从噩梦中惊醒的简,发现全身都是汗。幸好是梦,还好只是梦,这梦也太真实又漫长了吧。突然,简觉得无比轻松幸福,起床洗了个澡出门。

梦一场,

只是,

虚惊一场。


第十天

整理好妆容,走过梦里,现实确实存在的那家生意火爆的咖啡馆,简走进去了。

“简,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来,快来帮忙点单收钱,人都排门口了,昨晚又熬夜写你的小说了吗?” 同事略埋怨道。

简熟练的换上自己的工作服,走到收银台前交接工作。

“小杯拿铁一杯,小姐贵姓?” 简抬头微笑问道。

“呃,今天我姓简。” 又是那个长相平凡,很爱谎报名字的女顾客。

至于比利是否存在,

或许只有简知道,

也许,

不知道。


致敬 《24个比利》

“生活看起来最如此的庸俗,如此的易于满足日常平淡的事物,然而它总是在暗地里念念不忘某些更高的要求,而且去寻找满足这些要求的手段。”

——歌德

有追求与期待的积极态度纵然是好事,但如果人总埋怨、不满足自我,嫌自己的生活过于平庸无趣。俗语里的”隔离饭香“,似乎自己想要的最好的总是在别人的生活里,似乎那个“别人” 学习生活总是轻而易举,多姿多彩;似乎这个“别人” 早已无忧于奔波三餐,不用为生计精打细算;这“别人”爱情生活美满,尽享清闲。而自己仍旧四处碰壁,常年“水逆” 、”犯太岁“,微博转发着各色各样的锦鲤也不能转运,想去的旅行计划永远停滞在经费不足,填满的愿望清单也总是想想就好。看着别人随手一挥日夜更迭的奢侈品,无奈刷着淘宝的廉价同款仿制品。暗自感叹,如若我是,也一切顺风顺水,吃喝享乐,无忧无虑,幸福美满该多好。为什么别人是那样,而我却是这样?然后开始质疑生活不公。

然而,身处不同的位置,自然也会有不一样的遭遇与困顿。你在苦三餐,他在烦恼公司贷款;你在思索旅行计划,他只求年假能有机会多陪家人;你悠闲的刷着淘宝,他惆怅地刷着随时会被人替代的业绩。他的天赋再高,后天不努力也逃不离《伤仲永》的结局;工作再顺利,也不可能不望前景坐享其成;伴侣再完美,依旧还得一起处理柴米油盐。

人各有不易,没有什么理所当然,也不存在什么轻而易举,哲学中常提的,一切质变离不开量的积累,源于生活,自然也用于生活。尼采说,“生活就是一面镜子,我们梦寐已久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中辨认出自己。”不管简的神奇遭遇是一场噩梦惊醒,还是确实存在这十二人格,她的分裂是天生还是后天的压抑演化,这或许对于我们来说,都不重要。有趣的是,

人往往容易被热情而蒙蔽双眼,忘乎所以的固执;同样,也容易因为日渐的寂寥与厌倦,再次掩盖当初的热忱,郁郁寡欢。

找准自己的位置,把握当下,珍惜所有,不越界脚踏实地做好每件事,

那个你眼中的别人,终究有一天,也会成为别人眼中的你。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简故事| 你试过在咖啡店谎报名字吗?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