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小说 > 清少纳言的情怀 ——读《枕草子》

清少纳言的情怀 ——读《枕草子》

文章作者:小说 上传时间:2019-12-12

      记得读清少纳言的《枕草子》是在一个夏天里,一气呵成读完甚有畅快感觉,第一次感到四周围风物居然有切肤的质感,觉得天色很清朗,蓝澄澄如同一块易碎玻璃,用手指敲击简直铮铮作响,发出清越之声,“很有意思”。“有意思”是书中出现频率很高的一句话,清少纳言觉得万物都有意思,她会从平凡诸事中拈出小情趣,集合而成就是日本平安时代的散文集《枕草子》。

      关于《枕草子》的中文版本,历来推崇周作人与林文月的译本。周作人的译本是文言语言,读来较为生涩难解,但是很接近知堂老人写小情小物的意趣,他的文笔本是以淡远著称,译《枕草子》可谓是相得益彰了。“枕草子”亦可写作“枕草纸”或“枕册子”,大致上意同随想录或者杂记,值得指出的是这个书名非作者所题,而是后人所取的。据我的估计,应是取自第三○五则:“有一年,内大臣对于中宫进献了这些册子,中宫说道:‘这些拿来做什么用呢?主上曾经说过,要抄写《史记》……’我就说道:‘若是给我,去当了枕头也罢。’中宫听了便道;‘那么,你就拿了去吧。’便赏给我了。”这一则是本书的题跋,但是留在了篇末。

      可以说《枕草子》其人其书都是不解谜,我们对于清少纳言本人的了解也止于她的出身官职等,连姓名、生卒都无从得知;但是能够透过她留下的一些文段勾勒她的生活面貌,我觉得也已经足够。这是一个足够文雅的女子,有着极度敏感的内心,善于挖掘生活美,在她眼里宫廷生活也如同家常日子,她不关心朝政变乱、命运升沉,她所注意的是一个手势,一个表情,一件衣服,一朵花。如此小情绪也是女子独有,与中国的士大夫散文是不同的,因为中国文人受儒家文化影响太深,在做文章的时候又总想着文章的面向群体、想着后人的评价,这样就不免有股造作扭捏之态。清少纳言本人并没有特意打算要写一部供后人瞻仰的书,她认为那只是“我这只是凭了自己的趣味,将自然想到的感兴,随意地记录下来的东西”,这些随意之作反倒成就了一部散文传世之作,其实世间很多事也是这样不经意的结果。因为是本来不打算外传的文字,所以写得坦荡、不须顾忌,就像一本写心事的日记,上面装着作者的小性情。

       在我读这本书之前,我不曾想过生活原本来会有这么多的“有意思”。你且看她那些认为“有意思”的事: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这是不必说了,就是暗夜,有萤火到处飞着,也是很有趣味的。那时候,连下雨也有意思。”

      “早上的雨虽然停住了,可是也总是阴沉,看去似乎动不动就落下来的样子,是很有意思的。”

      “天川,原来在天底下也有着哪,这里是‘织女所宿的地方’吧,在原业平歌咏过的,更是有趣味的事情了。”

       “江桥,鹊桥,相逢桥,小野的浮桥。山菅桥,听了名字觉得很有意思的,还有假寐桥。”

        都只是些寻常小事,泛着幽幽雅致,就像是在炎夏喝下一大口冰镇甜凉茶的透心清凉,如此狭小而清幽的审美也是日本独有的,川端康成很多小说也传达出如许幽玄心境,显示出对传统“日本美”的传承。当然也会有人说,这些趣味在而今高楼林立的大城市恐怕再难寻迹,其实不是。清少纳言生活在宫廷,便是是非之地,也有机心狡诈,她还是能够整理出自己精神的园地,可见生活的“有意思”只是心境之遇,不关乎环境何如。可以说只有懒得贴近生活兴味的人才会抱怨生活意思寥寥无几。鲁迅说节约时间便是延长生命,依我看对生活多留些心眼也是对寿命的增补。如能在瞬息生命中对风景对人事用心感受过,又笑有泪,记录点滴,那真不枉来人间一遭了,无论如何总是比糊涂度日、临终也不解生为何物要来得好。

      清少纳言自是有一番比常人灵气异常的情怀,也不能大而化之地评说她爱自然爱生活之类,那太笼统了。我想至少她不是一个很快乐的女子,心情也不是一如既往的明媚。书中几处写到她与宫中的人发生矛盾,也写到她对同时代另一著名才女紫式部的讽刺之辞(紫式部是《源氏物语》的作者,她也曾嘲讽过清少纳言,说她“端着好大的架子”,并批评她的文笔,我们姑且可以认为女文人间相轻更不留情面),《枕草子》中还有些比较刻薄的言语,比如“养子的脸长得很讨厌的”,“男人这东西,想起来实在是世上少有的,有难以了解的心情的东西”,“平常觉得可憎的人,遇着了不幸的事,虽然这样想是罪过,但是觉得很可喜的”等等,有着那么些小儿女心态,没有绝对的大气然而很真实。这是我的感慨,生活也不全属于快乐的人,她会有悒郁会有不快,但是在不愉快的情绪中却也能把握着自然的节奏,与天地相生相栖。她终于还是会在不愉快的心情中静静打理出精致来,那是外力干涉不了的,仿佛她生来便应该是生活得如此优雅。

       清少纳言的女官生涯短短不到十年,入宫前曾结婚,但离异了。出宫后她再嫁,再离,最终削发为尼,不知所终。如此经历大致怎样也算不得是快乐的,最多拥有过宫中生活的短暂愉快光景。不知在她晚年凄凉的时候会不会想起她曾写下的句子:“一直过去的东西是使帆的船。一个人的年岁。春。夏。秋。冬。”心怀忧伤听候岁月渐晚成沧桑,纵然心有不甘,我们依然要承认她曾经是那样用了心思去体味过生活。那般情怀,如今也只能从一本年代久远的书里去慢慢拾得了。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清少纳言的情怀 ——读《枕草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