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社会 > 北京青年报:新年话就业 90后忐忑应对

北京青年报:新年话就业 90后忐忑应对

文章作者:社会 上传时间:2020-01-18

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北京青年报:关庆丰 贾婷30年前,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造就出第一代独生子女,独特的身份让他们被称为“80后”,“××后”因此成为一个特殊的代际称谓。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房价居高不下,“80后”正在经历着现实版“蜗居”;“90后”还没有告别校园,就已经感受到“蚁族”的压力;“00后”正在为争夺优质教育资源承受重压;在这个高消费时代降生的“10后”让人欢喜让人忧……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十年一代人,境遇迥然,耐人寻味。我们以倒叙的方式展现这四代人进入2010年的代际符号。今天我们将目光转向“90”后。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进入新年,北京交通大学的郭欢就20岁了。这个大二女生阳光、有活力、思维跳跃,当话题转到未来的就业时,却显得忧心忡忡。高校的连年扩招、社会对高学历的盲目崇拜、城市高昂的生活成本以及自身实践经验的匮乏,各种因素或明或暗地交织在一起,让尚未走出校园的“90后”感受到了师哥师姐们前所未有的就业压力。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和人们印象中的轻松相比,“90后”的学生从入学便开始关注企业宣讲会、参加创业大赛并筹划到企业实习……“就业难”正在改变“90后”们的大学生活。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90后”成大学生主流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从2008年开始,校园里的本科新生开始进入“90后”时代。郭欢1990年出生,北京人,属于第一批“90后”。她2008年考入北京交通大学,专业是物流管理,在交大,这是一个就业前景不错的专业。她觉得周围的同龄人都挺靠谱,不像某些新闻写得那么夸张,因此对现在的“90后”标签不怎么认同。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尽管她也觉得有些同学比较与众不同,特点是爱画烟熏妆、头发故意蓬乱、服饰另类的“非主流女”很多。但在郭欢看来,“90后”的一大特点是不能以貌取人,那些“非主流女”中品学兼优者众多。而面对就业时,表面上嘻嘻哈哈的“90后”们,开始变得认真起来。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就业压力的提前到来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尽管现在刚刚是大二,提起两年后的就业,郭欢还是不停地叹气,言语中几次提到“难”。她的这种感受大多来自亲朋好友的遭遇。五六年前,姑姑家的哥哥从北京印刷学院毕业后几经周折,最后去了一家不错的单位。而去年,就业形势大不一样了,姐姐毕业后没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郭欢说:“有的时候过节聚在一起,姐姐心情比较郁闷,不太爱说话。”这无形中已经给了她不小压力。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每到毕业季,连篇累牍的与就业相关的新闻,也让他们感受到找工作之难。郭欢几个场景印象很深,比如招聘会人贴人的拥挤场面,公务员考场外密密麻麻的人头……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大学生活的悄然改变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严峻的就业形势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校园们的“90后”,他们不可能立即投身招聘会的洪流,但很多人已经开始为就业做各种准备。郭欢大一就选了针对就业的选修课,名叫,每学期大约开设10个班,足见其火爆的程度。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入学后,郭欢想也没想就加入了校学生会科协创业部,关注大学生创业。去年11月,她和另外5个“90后”组成了一个团队,报名参加学校的创业大赛,参赛的项目是“博思餐饮文化有限公司”。她现在正考虑在大二结束时找一份实习工作,提前适应工作的氛围。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就业课程”火爆、提前准备实习、积极考虑创业……就业的压力对“90后”的大学生活改变并不仅限与此。在人们的印象中,大学生活应该是轻松而又激情的,现在“90后”的大学生活虽然不乏激情,但“轻松”二字却很难和他们联系到一起了。今年28岁的张湛是一名“80后”的大学生,2005年毕业的他对于大学生活的回忆更多的是参加了多少个社团活动以及去了多少地方旅游,工作对他来说只是大四时按部就班的一个过程,虽然不能说很轻松,但也没有太大压力。而比他小两岁的弟弟张昆已经没有他的这份悠闲,即使是选择社团也不再是为“娱乐”。“大家感觉目的性都很强,刚入学就开始筹划以后工作的事情。”今年上大一的张昆说,哥哥曾经向他描述的大学生活已经变样了。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展望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考研“曲线就业” 未来形势未卜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为了感受找工作的氛围,很多刚入学的大学生就开始参加校园招聘会和企业宣讲会,郭欢也没有例外。大一下学期,她参加了为毕业生们准备的企业校园宣讲会,“听着感觉心里挺紧张的。”郭欢说,宣讲会来了3名“成功人士”,都是北交大之前的毕业生,但他们这些“成功人士”的最低学历是硕士。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由于近年来研究生扩招,社会对学历的要求也水涨船高。很多大学的老师向学生建议,如果有好工作的话就先工作,所以郭欢不准备考研了。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这样的观点来自于这几年的经验,2005年毕业的小张在考研成功后也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最终权衡再三,他决定放弃读书直接工作,而两年后他研究生班同学毕业后想找到像他一样的工作已经几乎不再可能。但是让郭欢担忧的是,本科毕业找份工作很容易,可找好工作却很难。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郭欢所担忧的,正是当下很多刚毕业大学生的境遇,他们被称为“蚁族”。“蚁族”虽然接受过高等教育,但平均月收入低于两千元,主要聚居于城乡结合部或近郊农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据郭欢观察,同学里有一半人想考研,一方面是提高自身竞争力,另一方面也有推迟就业的考虑。她的四个室友,3人想考研,1人打算出国。无论是读研还是出国,在人生的第二个十年,郭欢这样的第一批“90后”都要面临就业。他们既期望未来,又心怀忐忑。

责任编辑:鲍伟丽Tcu北京交通大学新闻网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社会,转载请注明出处:北京青年报:新年话就业 90后忐忑应对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