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教育 > “道德绑架”出国留学 只会加速人才流失

“道德绑架”出国留学 只会加速人才流失

文章作者:教育 上传时间:2019-10-04

图片 1

留学方案免费在线规划

凭高考分录取的海外高校

出国平台微博

  • 解读:出国费用预算 高考后留学 赴法读高商
  • 申请:跨专业申请 名校留学攻略 奖学金揭秘
  • 签证:英国面签须注意啥? 万一拒签怎么办
  • 院校:美国院校 英国院校 澳洲院校 其他国家
  • 咨询:美国顾问 英国顾问 欧洲顾问 其他国家
  • 排行:留学机构人气排行 留学顾问人气排行
  • 外语:留学生暑期英语提升秘诀 四六级冲刺

其他热门排行查询>>

图片 2“道德绑架”出国留学[微博] 只会加速人才流失

高考[微博]状元出国留学

比例高达60%,很正常

青评论:随着暑假的到来,各类境外游学夏令营在全国各地开始火爆起来。比如,韩亚航空失事事件中遇难的三名中学生,都是赴美参加夏令营的,类似的考察团或留学团很多,他们都是在为以后出国探路、作准备,出国留学已经成为很多人的首选,这是为什么?

熊丙奇[微博]:按照教育部(微博)的数据,去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已经超过30万,表面看来,留学只是学生个人的选择,但这背后反映出中国的学生、家庭对中国高等教育的质量和中国的考试制度存在不满。或者说,他们认为国外的大学和教育体系更加完善,更适合学生发展。

青评论:中国校友会网日前发布最新高考状元调查报告也显出,高考状元在国内完成本科学业后,大多数都选择继续出国留学读硕博,保守估计状元中出国留学比例高达60%。您怎么看待这一数据?

熊丙奇:我觉得这是中国目前教育状态下的一个正常现象,对高考状元来讲,他们显然可以选择北大、清华[微博]这些国内顶尖高校,但是,这些国内顶尖高校与境外的著名大学相比,在办学质量上存在巨大差距。而这些学生的个人素质比较高,学习能力比较强,被海外高校录取的机会比较大。

在办学制度方面,国外大学都是自主办学、学术自治、教授治校,而我国的大学还在争取办学自主权,在办学过程中,还存在行政权、教育权、学术权不分离的问题,以及严重的教育行政化与功利化问题。

此外,在办学过程中,内地高校在专业设置、课程设置、教育教学模式方面,实际上都缺乏学校鲜明的个性,这与国外高校个性化课程设置、学生拥有更广阔的选择空间相比,显然缺乏竞争力与吸引力。再就是,我们国内的大学,包括北大、清华在内,都存在一个严进宽出的问题。一个学生如果不出意外,轻松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书,在教学上存在的是老师讲、学生听、听课+考试这样一个模式。这样一个模式,是很难培育学生独立人格、自由思想的。

青评论:海外高校是什么情况?

熊丙奇:在国外,像哈佛、耶鲁、MIT(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高校,对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培育非常重视,教授按规定必须给本科生上课,而且在课堂教学中对学生的要求非常严格。像哈佛大学,学生学一门课,老师可能要求读十几本参考书,还要用参考书的内容参加课堂讨论;在MIT,如果读的是理工科课程,那选一门课可能需要做三十几个单元的实验。在中国,可就是学生上完课,通过期末考试就可以毕业,这跟国外高校比,学生的独立能力显然没有培养起来。

国外大学普遍实行学分制,选修课比重很大,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课程,而我国大学必修课比例高达80%以上,有的课程学生不愿意学,但不得不学,出现老师和学生共同对付某些课程的情况,而必修课选逃、选修课必逃,已成为很多大学生的顺口溜。

与国外的顶尖高校相比,我国的顶尖高校在专业设置、教学模式以及整体对人才培养的重视程度方面,差距还是比较大的。对状元来讲,同样的机会摆在面前,自然会选择国外顶尖名校。这也是近些年来,一些内地优秀学生选择去香港或者国外名校读书的一个重要原因。

出国留学并不适合所有的学生

青评论:您刚才也提到了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些弊端,问题是,选择出国是不是逃避应试教育的有效途径?这种办法到底好不好?

熊丙奇:我觉得不能用逃避来形容这件事。这是在拥有选择权的情况下,家长[微博]所做出的一种选择。像有些家庭,经济条件良好,已经“不差钱”。调查也显示,七成以上手中有可支配资产超过130万到150万的家庭,会考虑将孩子送出国去。

青评论:一些家长现在从小就不让孩子接受九年义务教育,有的直接送孩子去孟母堂这样的机构学习,只是为了给孩子打下良好的中文基础,之后就会送孩子出国,那么中国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让家长作出这样的选择?

熊丙奇:我国中学的课程设置、教学方式、培养目标都是一样的,可谓千校一面。但是在国外,情况却不是如此,不同的学校实际上可以培养学生不同的个性、兴趣。像加拿大,高中可选择的课程有100多门,学生除了选择必修课之外,其他课程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选择,这在国内完全是无法想象的。我们的课程设置都是为中高考服务的。

此外,国外实施的是多元评价体系,学生在大学里有广泛发展的空间,而中学也为其提供了一个自由发展的平台,但我们现在是拿一个统一的分数标准来衡量所有的学生,这就导致学校没有个性、学生没有个性。那家长们在选择的时候,肯定会选择对孩子未来发展最有利的高校。

其实,现在许多教育界人士、有关部门的领导已经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认识到只有建立起科学、多元的评价体系,才能令学校、老师、学生、家庭从应试教育的枷锁中解放出来,现在正是由于学生们不堪重负,才导致家长想把孩子送出去。这可以说是“自救”的一种方式。

青评论:不过现在也有一种担忧,家长把孩子送出去了,孩子就能成才吗?

熊丙奇:能不能成才这很难说。教育是一种过程,教育会对人产生影响力,比如说,现在很多人认为,许多家长把孩子送出国,却让孩子回来找工作,这不是得不偿失吗?但是,我们要问一句话,教育难道只是为了算经济账吗?算经济账的结果是什么?

这就好比说,我现在送孩子上大学,结果发现孩子大学毕业找不到好工作,那么,我干脆就别送孩子读大学了,读完高中就行了。可是读完高中又有什么价值呢,一样找不到好工作,我难道就不送孩子读高中了吗?按照这个逻辑,孩子也不用读初中、小学,接受教育了,我们这不是在强调新的“读书无用论”吗?这不是目前最功利的对教育的看法吗?

青评论:在留学狂潮中,有些人是不是跟风?看别人家的孩子出国所以也要送自己的孩子出去,互相攀比在现代社会比比皆是,这是一种很不理性的做法,对此您怎么看?

熊丙奇:出国留学并不是适合所有的学生,适合这个学生,未必适合另一个学生,因为出国留学毕竟是个性化选择,所以,家长与学生在选择出国留学的时候,第一,要考虑家庭的经济情况,是否能支撑出国留学,如果是通过借款或者砸锅卖铁来留学,就必然对学生留学产生很大的影响,因为学生必须要考虑万一找不到好工作、万一还不了钱,这怎么办?

第二,要分析出国留学的国家、学校整体教育制度、办学环境、办学条件。如果家长没去分析、了解,片面认为国外任何一所大学都比国内好,轻轻松松就可以读完大学,这就可能出现留学陷阱,甚至出现垃圾留学。比如说,有些中介、大学在招生的时候说,我们学校不需要语言成绩,于是有很多学生申请了,也兴高采烈地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可是,在国外读大学不过语言关怎么能行,所以,学生去了之后变成了一直在读语言。

第三,还要针对学生个体进行长远的学业规划和职业发展规划,比如说,这个学生他的个性不适合出国留学,在国内就连一点生活自理能力都没有,那出国就比较麻烦。

出国留学要结合自己的兴趣,不能简单跟风、盲目从众,否则,就有可能花了大量的钱,最终却毫无收获。这样,一方面,家长可能没得到相应的回报;另一方面,学生也没有得到应有的成长。

教育改革,有措施更要有落实方案

青评论:留学潮是中国独有的还是其他国家也曾遇到过?现在,不仅我们中国人去欧美留学,日本、韩国也有很多学生选择去欧美国家留学,这与他们的应试教育是否也有关系呢?

熊丙奇:韩国、日本的留学生可能也有他们自己的考虑,一方面,他们可能是考虑美国、英国的本科教育、研究生教育比较不错;另一方面,也有可能是想选择毕业之后在那里生活。出国留学的原因是很多的,教育可能只是其中之一,其实,像我们国家也是一样,当前许多家庭是考虑让孩子出国留学接受教育的问题,进一步可能考虑的是让孩子在那里工作,并最终全家移民[微博],每个家庭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的教育部门一定要考虑清楚,人家为什么不选择我们中国的大学,而偏偏选择要出国留学;为什么放弃中国的高考,而要参加洋高考。

青评论:这么说来,我们的人才培养体制、人才培养模式,都需要反思,您觉得应该怎样改革、怎样反思?

熊丙奇: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非常明确地提到了五个改革:教育管理体制改革、现代学校制度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办学体制改革、人才培养体制改革。这五个改革实质上都直指当前中国的教育问题。比如说,教育的行政化问题,学校内部的行政主导资源和学术资源配置等问题,考试评价机制单一模式所导致的一考定终身的问题,以及民办教育发展的地位和空间问题,人才创造力差的问题……

但遗憾的是,这五大改革从2010年颁布后,到现在已经3年了都没有落实,很多人已经对教改失去信心。有了明确的改革措施,却没有落实方案,这比没有看到问题、没有改革措施更令人沮丧。现在人们迫切希望教育行政部门放权,可问题在于——既得的利益者也就是现有的教育主管部门,我们让放权的对象进行放权,谈何容易?这是我们现在教育改革最大的问题。

青评论:对于很多人出国留学或学成不归,有人简单地扣上爱国不爱国的帽子,进而进行道德化批判,您对此怎么看?

熊丙奇:在目前这样一个教育国际化、教育多样化的背景下,我们还道德绑架学生,就只能加速人才的流失。我们现在需要反思我们的教育问题,改革我们的教育体系,来创造好的教育环境和就业环境,让人才自动选择回来,而不是用道德绑架的方式逼他们回来。其实,你越逼人家,人家越不回来。

青评论:这些年,人才流失非常严重,好多有识之士都非常痛心,国家也在想办法吸引人才回国工作、创业,目前出台的这些吸引人才的措施,您怎么看?

熊丙奇:过去这几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推出了人才培养计划,希望提供优惠的政策,来吸引海外留学人才回国。但是,这些计划可能只会吸引极少数的人才回国,实际效果不大。

青评论:为何这样认为?

熊丙奇:因为我们一直认为,人才之所以不愿意回国,最重要的原因在于人才评价体系中,存在着等级意识、歧视的做法。你现在引进人才过程中,用行政计划的方式,推出各种优惠政策,实际上,又是对人才进行等级化管理,某些人才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获得的资源也比别人多,而其他的未进入这个层面的人才,就会认为影响了他的发展。面对这样一个情况,可能许多人会选择离开这个环境,而不是感觉到这个环境对我有多么大的吸引力。(文/王石川)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道德绑架”出国留学 只会加速人才流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