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国际 > 基辛格42年访华80余次 称中国梦美国梦殊途同归

基辛格42年访华80余次 称中国梦美国梦殊途同归

文章作者:国际 上传时间:2019-10-04

谈新型大国关系:  尽管艰难,但领导人有责任促成   如今,中美关系正面临实力竞争与权力转移的历史周期,未来,“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是走传统的战略对抗之路,还是开辟相互尊重、互利共赢的新型大国关系之路?  有西方学者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复现“德国崛起、一战爆发”的情况。而基辛格对此的回答是否定的:历史不会重演,中国威胁论不成立,中美之间应该合作而不是分裂。   “历史上守成大国与新兴大国之间历来激烈碰撞,屡屡爆发冲突和战争,这似乎已成历史定律”,这一用来描述中美关系的论断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颇为流行。值得庆幸的是,无论美国还是中国领导人都表示不愿接受这样的历史宿命。  基辛格非常推崇中国前国务委员戴秉国发表的《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长文。戴秉国强调:“中国发展起来后会不会在世界上争霸?这个担心是没有必要的。……说中国要取代美国、称霸世界,那是神话。”但他也暗示美国:“我们也希望有关国家在亚洲的所作所为不以防范、遏制和损害中国为目的,希望有关国家在我们中国人几千年生存发展的这个地区,在我们家门口的言行也都是善意和透明的。”  基辛格借此向《中国经济周刊》分析了中美外交政策的不同:“4000多年的历史里,中国几乎都面对着敌对的邻国,对于外国的担忧一直贯穿中国的历史,这就意味着中国有更多的概念化思维,就是从内涵和引申意义去理解事物。而美国的历史要短得多,并且背靠两大洋,从未面对过强大的邻国。所以美国人很务实,他们看到一个问题,然后就想去解决一个问题。但中国人看到一个问题,可能会考虑去解决,但也会考虑是否解决这个问题反而会带来另一个问题。这就形成了两国做事方式的不同。如今,美国已经知道自己并不再是处于独立的状态,其他国家已经可以影响到传统意义上美国的‘地盘’。美国也应该形成如中国一样的概念化思维。”  基辛格表示,今年6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庄园会晤中关于建立新型国家关系的表述,非常重要且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历史上大国关系多数是通过冲突解决的,但当今世界,伴随着可相互摧毁的武器存在和全球经济的脆弱性,这种情景完全可能导致一场全面的危机。”  “多年来我一直坚持美中应去创建一种新型国家关系,尽管这很艰难,但我们的领导人有这个责任去促成,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对于建立这种关系的态度都是真诚的。”基辛格说。  谈中国梦与美国梦:  中美都追求更和平、繁荣和合作的世界  有专家认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正在美国经济复苏的带动下积极向好。信贷市场、房地产市场、就业市场先后迎来复苏,似乎正在勾勒出一幅全球经济复苏的图景。  在基辛格看来,美国经济复苏的实际状况比数据更好,“美国经济的基础正在进行根本的转换。10年前我们还是能源纯进口国,现在我们正在成为能源富余国,这会对经济状况产生巨大的影响。其次,因为汽油变得更廉价,这可以抵消很多美国工业制造业的高成本困扰,使我们也可以成为低成本工业制品的生产者,我认为这在下几十年将得以实现。因此,从长远的战略角度看,而不是一年半载的短期来看,美国经济复苏是很不错的。”  但是,基辛格认为,欧洲的情况要糟糕很多。“因为他们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并且内部各个地区情况差别较大。富国觉得他们不能无止境地向穷国付出,而穷国又不愿意接受富国的指导来解决结构性问题。除非他们能建立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否则这些结构性困难将非常难解决。所以我认为欧洲的复苏将会慢很多。”  论及未来全球经济的新引擎,基辛格说:“中国、美国、印度、巴西是我首先想到的国家。如果俄罗斯能对其政治组织形式加以改革,使之与其经济发展潜力相称,俄罗斯也会有发展潜力,但它不会像刚才我说的那些国家那样有潜力。”  基辛格因此提到了“中国梦”和“美国梦”:“‘美国梦’源于美国人对于改善个人生存条件的不断追求,他们认为明天永远是更好的。而中国人在近150~200年间遭受了巨大的苦难,因此,放眼向前看,提出‘中国梦’是非常重要的事件。虽然发源不一样,但两个梦的终极状态是一致的,追求的都很相似:一个更加和平、繁荣和合作的世界。”基辛格眼中的中国领导人:  “中国历代领导人都是不同凡响 的人物”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朱禁弢 朱梓烨  在美国,对于中美关系,恐怕没有人能够比亨利·基辛格更有发言权了。这位42年前和中国领导人一起开创中美关系新篇章的美国前国务卿一直坚信,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是两大主题,而中美领导人能够有智慧建立起一种新型的合作伙伴关系,从而造福全世界。   而从没有对话机制,发展成为全球最重要、最有活力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的每一个关键时刻,似乎都能找到基辛格的身影。  “毛泽东拥有压倒一切的魅力”  1971年7月9日,作为美国总统尼克松特使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第一次踏上了中国,执行代号为“波罗一号”的秘密访问。彼时的他刚刚在巴基斯坦摆脱了穷追猛打的记者,悄悄地乘坐巴基斯坦航空公司的飞机抵达北京。当时他只能在中国停留不超过48小时,但他同中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的会谈就长达17小时。  这次秘密会谈奠定了中美两国进一步交流沟通的基础。但基辛格这次并没有见毛泽东主席,而且还避之不及。“因为我很清楚,尼克松总统希望成为第一位见到毛泽东的美国官员。尽管访问中,我知道中方的态度是,如果我提出要求,毛将会见我,如果我不主动提,毛就不见我。但考虑到一旦见了毛,我回美国后会让尼克松不悦甚至动怒,我还是按捺住了见毛的强烈愿望。”  1972年2月21日,基辛格陪同尼克松抵达北京。在当天他们就与毛主席进行了会面。基辛格在这次会面中首次见到了毛泽东,他形容毛泽东“展现出了非凡的意志力和决断力”。  1973年,基辛格任美国国务卿,这位德国裔犹太人,获得了一个外来移民所能得到的最高政治职务。同年,基辛格获诺贝尔和平奖。  后来,基辛格一共5次见过毛泽东。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1975年,当时毛泽东的健康状况越来越恶化。但毛泽东对世界形势的判断依然清醒:“小问题是台湾,大问题是世界。”“你们美国的优先顺序,最重要的是苏联,第二是欧洲,之后是日本……”  对于毛泽东的印象,基辛格最开始感觉他是“高深莫测的”,但后来基辛格回忆毛泽东时,认为毛泽东“总是极富智慧,有很强的活力来控制谈话,在外交事务上很有见解”,拥有“压倒一切的魄力”。  “邓小平是20世纪最伟大人物之一”  1977年,基辛格卸任美国国务卿,成为乔治敦大学的一名客座教授。美国总统福特称赞他为“美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务卿”。  次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正式建交,基辛格的努力结出了丰硕的果实。1979年1月28日至2月5日,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应美国总统卡特邀请正式访问美国。是年2月、4月,邓小平与基辛格在华盛顿和北京两次进行了会晤。  事实上,基辛格对邓小平毫不陌生。1971年,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上,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及其一切机构的合法席位。1974年,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率团出席联合国大会第六届特别会议并代表中国政府作大会发言。邓小平简明扼要的发言,引起了热烈反响,令以能言善辩著称的基辛格都有点羡慕了。初次见面,邓小平处事的果断和洞察力给基辛格留下深刻印象。  1979年的两次会面,基辛格对邓小平有了更深刻的认识:“邓是一个不可低估的人物,他的影响将是巨大的!”此后,基辛格又多次来华访问,每一次都受到邓小平的亲切接见。  自上世纪70年代后期卡特总统上台执政后,基辛格便再未直接参政,但他仍以学者、民间智库思想家、政治评论员等身份,继续担当中美之间的友好使者,促进中美合作。  1980年,保守派代表里根当选美国总统。为了避免中国方面的担心,基辛格再次作为中间人代表美国政府向中方解释里根意图开辟与北京新关系的决心。此后中美关系快速发展。  1982年9月,创办了国际咨询公司的基辛格对中国进行了私人访问。他与邓小平就中国的改革话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基辛格回忆道,邓小平号召向西方国家学习,引进先进技术,还鼓励派出留学生,而这些推动中国发展的新理念都让基辛格印象深刻。基辛格后来称赞邓小平“是中国推行改革的领袖”、“20世纪最伟大人物之一”。  而在1989年,当中美关系陷入低谷时,基辛格再度挺身而出,为了避免中美关系完全破裂。当年11月7日,基辛格抵达北京与江泽民、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开展了积极磋商。在基辛格的斡旋之下,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斯考克罗夫特将军作为美国总统特使秘密来华访问,使得中美关系趋于稳定。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基辛格42年访华80余次 称中国梦美国梦殊途同归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