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搞笑 > 我看到的香港

我看到的香港

文章作者:搞笑 上传时间:2019-11-16

初到香港,略显兴奋,来到一个未知的城市,所有的一切都切切实实是一个谜,对于香港的了解,起初来源于报刊电视,有些来源于历史,如今如此近距离的看香港。

从最初的香港电影,香港TVB电视剧,香港的流行音乐,香港的方方面面影响着内地。

我看到也仅仅只是香港的一个侧面,但它也是真实的。

香港的街道很窄,看起来也很破落陈旧,仿佛因久失修而无人问津,街道两旁是各种各样的的店铺,药店,杂货店,便利店,还有货币兑换,但店铺却都十分狭小也显得有些拥挤。

作为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随处可见的外国人,那天我在回酒店的电梯里遇到一个女生,说着韩语,我想即便她不说韩语,我也能大概看出来,面庞圆润,嘴唇丰满,从一楼到十二楼楼她不停地在跟同伴说笑,当电梯到第十层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问她:

你是韩国人吗?

是啊,我是韩国人”她说着蹩脚的国语,但我能清楚地听清她说的每一个字。

电梯在十二层停了下来

“我下去了啊”女生向我挥手告别。我扬起手“说了一声再见”。哈哈 ,如果在过去,我必定傻不拉叽的留个联系方式,然后回去联系,然后幻想着一段异国情缘,但再一瞬间,我放弃了这个念头。

香港的红绿灯有一个明显的特点,绿灯的时候,会一直发出急促的嘟嘟声,起初觉得很奇怪,但发现自己的脚步不知不觉加快了,一切显得急促而匆忙,红灯的时候,铃声会缓慢许多,后来了解这样的设计是为了方便盲人出行,盲人可以依靠铃声的节奏来识别红灯绿灯,当然,在人行横道的两侧会有盲道。

图片 1

到了晚上夜里十点多,香港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路人,磨肩擦種一点都不为过,当时我独自一人沿着一条街道走了两三个小时,观察路人的话,观察美女观察得比较多,几乎所有的女生给我的感觉就是“靓丽”,“青春”,身上总能透出一股年轻的气息,皮肤也显得光滑细腻,路上也偶尔会看到抽烟的女生,或者跟同伴的男生一起,但我感受到不是放纵颓废,相反显得有些潇洒和自由,离经叛道?墨守成规?也许我们根本不需要在意他人的目光。

在深圳湾遥看香港,跨过深港大桥便是香港了。

图片 2

图片 3

香港的衣食住行都很贵,我们住的酒店并不是香港最豪华的地段,但每一晚的花费也超过了1000多人民币,酒店的待遇却比不上国内“七天”或者其它连锁酒店,甚至香港的家庭酒店每晚也差不多要500多人民币,这种条件很可能意味着没有卫生间没有空调。

我们早上就到酒店的餐厅用餐,很西式的风格,餐厅里放在轻柔的音乐,桌上刀叉已经摆放整齐,餐厅里可能坐着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人,法国?菲律宾?韩国?我只感受到他们跟我们肤色不同,语言不同。吃了几天,竟喜欢上这种饮食风格,牛奶,面包,水果,鸡蛋,香肠,番茄酱,自取自食。

图片 4

我们到香港的酒楼吃饭,发现了一个跟内地很不一样的地方,酒楼的温度特别低,当时我穿着一件T恤,很快我就感觉到了寒冷,我过关的时间也发现了这个特点,室内温度开得很低,这些服务性行业我很少看到年轻的小姑娘,多数是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我记得载我们回酒店的那位司机今年已经60了,这样的年龄开出租在内地是很难想象的,他一路跟我们讲述他去过的很多地方,新加坡,美国,他的儿子在交大读书,他也像我们展示了他的老婆,看起来比他年轻得多。

香港的购物的确很方便,不论是化妆品店还是药店,化妆品店里你可以买到任何国际正品名牌,药店里也是各国进口的药物,当然这些药物都是经过正规渠道,法律授权的才允许出售的。

当然,任何地方都有违反法律的事情。在报纸上也能经常看到大陆游客在港药店被骗的事实,药店常用的伎俩便是:

顾客刚开始问价的时候:这总共多少钱?

“160”

“不错,还挺实惠”

药材磨成粉,过完称,顾客喜滋滋的准备结帐的时候,

“这位先生,总共8000块”

“怎么这么多”

老板掏出计算器,然后说“这是50克,一克是160克”

顾客顿时蒙了,一个坚持说是一克160元,一个明明听到的是总共160。这时候千万别认怂,别掏钱付账,这个时候打电话报警,香港的警察一般比较公正,常人都能辨别这个欺诈消费者,这样的例子在香港已经发生了许多,通常都能讨回公道。但我相信香港的大多数药店都是遵纪守法的,我因为手腕受伤,在香港买了一瓶活络油,效果还不错,手腕恢复很快。

香港的站台很小但很有秩序,人群早早地排成了一排等待着车,香港的公交要么就是那种在内地鲜有的小巴士,要么就是那种硕大的双层巴士。我去过多家化妆品店,无一例外的,都有专门的排队指引,或特定有围栏围成一个排队区。

图片 5

香港的保守与开放:香港是一个多元且包容的城市,夜里逛街,在路旁摆摊算命的不是胡须花白的老头,而是年轻才三十多岁的妇女,她们衣着光鲜。

“来来来,快坐下”对面的中年妇女一边含笑一边挥手招呼我坐下。

“多少钱一算啊”

“50块一算”

“我就看看,我不算”。

我沿路看到都是那种简易折叠棚搭起来的摊位,算的人还挺多,都是些年轻且好看的姑娘。看手纹,看面相,塔罗牌。

图片 6

图片 7

香港的开放又体现在对“性”的态度上,我一直奇怪,音像店这种在内地早已绝迹的产物在香港依然盛行,我走进一件音像店,在店里的显眼处用硕大的字标识着“最新出品三十元一碟”,当然打折的只需要十元就够了,各种AV女优搔首弄姿,一丝不挂,露出丰满的肉体,觉得十分有趣的一幕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者,骨瘦如柴,拿着放大镜盯着AV的封面看得仔细仔细,看了正面,又看反面,当时我心里在想:大哥,注意身体啊”。我们习惯于看盗版,根本没有必要花上几十块钱买一部电影,网上随处可见的种子和资源。

图片 8

我经过的一条不到200米街,至少看到五六家卖性用品的摊位,不过整条街的人流并不多,偶尔看到在摊位前停留的年轻人,拿起玩具把弄几下,随即离去。

电影光盘传入香港,并陆续进入家家户户应该是在十多年前的时候,那时候我也才上小学的样子,到音像店租碟我记得是一块钱一碟,押金是三十,这个数字记得不太清,一天的租期,延迟一天一部碟是一块钱,那时候这些钱对于我们都是一笔巨款,我们几个小伙伴会凑钱去音像店租几部,恐怖片,鬼片这些都看得挺多的,看了当天就还,想想,很多个暑假都是在看电影中度过的。

香港的街头文化

“迷信”本身是一个贬义词,大多跟“愚昧无知”联系到一起,自从“孔老店”被打倒,几乎所有的传统文化都荡然无存。

我住的地方在油麻地,逛街的时候时候,地摊上总能看到摆得满满地各种佛珠佛像,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鬼神之类。有时候穿过一条街走到另一条街,就觉得天壤之别,一个热闹繁华,一个少有人问津。

晚上,有一群人就坐在一个简易大棚里唱歌,大家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或三五成群,或素不现实,我在一旁看着,一个少妇走了过来:

想唱吗?

“我不会唱啊,不太擅长”

“没关系的啊,很多人不会唱,就挑最简单的”

“要钱吗?”

“也不贵,才30块钱。

我笑了笑,最终拒绝了好意。

他们尽情地唱着粤语歌曲,

很多都没有听过,歌声有些凄冷。我跟老板说再见,老板说:欢迎再来。

图片 9

香港的最后一晚,很早就醒来精神饱满,睁开眼,正好看到阳光从窗台照了进来。

图片 10

大排档与Candy一起喝酒。大排档到了晚上人特别多,吃过的酒店或者大排档都没有用一次性筷子跟杯子的习惯,尽管老板家的筷子跟杯碗都很旧,但入乡随俗,也就不在乎了。但环境的确差强人意。一件搞笑的事情就是,我们吃饭的两个店的老板娘因为真争客户吵了起来,眼看就是掏家伙大干一家,最后被人拉开了,看客从来不嫌事多,而我是个看客。

我见到Candy的时候,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可爱极了,大大的眼睛,双眼皮,灵动的眼睛随着睫毛眨巴眨巴着。香港女生普通话特别有意思,有一种特别的味道。

Candy同许多香港的女生一样,抽烟喝酒,况且酒量惊人,据说上十瓶都不在话下,那日她喝得不多,也就四五瓶的样子,但看到她没有丝毫的眩晕,就像没喝一样,我实在对酒味厌恶之及,只是勉强喝了一瓶。

她把一支女士烟叼在嘴边,女士烟看起来更细刺激性更弱一点,她吸完一口,手指夹着烟,45度仰角朝空中喷吐烟雾,眼前这一幕简直酷毙了。

香港的文化背景,香港在港英政府的治理下已经超过100年,从1841年1月26日至1997年6月30日。

死板的香港人。

我们早上从酒店出发赶往机场,同车的某位先生不知何故,车票遗漏被挡在了车门外,这位先生好说歹说恳请酒店管理者让其上车,汽车很快就要上车,先生着急得不得不,两人不停争论。

”先生,对不起,您没有车票,不能上车.”

“我车票没看到,您就通融一下,上车后再补.”

“先生,真的对不起,没有车票是不能上车的”西装笔挺的管理者伸出手臂拦住了去路。。

开车时间到了,那位先生被挡在了车外留下落寞的身影。车上很沉默,沿路看着香港的风景,看到硕大的港口,传言香港的码头百分之八十属于李嘉诚。

图片 11

港英政府

离开前最后一晚,坐在篮球场上的围栏边看球,一群女生挥汗如雨。

图片 12

我再一次遇到了她,她恰好站在球场外的角落里,看着球场里的一举一动。

我上次同她搭话是在便利店里,我们在同一个货架旁停下下来,看得出来,她跟我一样,也对巧克力感兴趣,正好打折,一盒巧克力也仅需50港币。

“你来自大陆吗”我问道。

“是啊”她答道。

“我也是”。本想继续谈论下去,却不知为何顿时失去了兴趣。尽管她很漂亮,眼睛大,皮肤白。任何你认为是机会的地方,你都能创造缘分。

即便在回酒店的路上,我再一次遇到了她,也没有说上一句话,从你眼前走过的无数人,尽管你依然记得那种感觉,那个模样,连开始的地方细枝末节都记得一清二楚,但没有她的名字,也没有她的消息。

维多利亚港与兰桂坊

<喜爱夜蒲>就是以兰桂坊为背景的故事,真实的反应香港男女的欲望,情感纠葛。

富裕与贫穷

富有的人在香港可以活得潇洒自如,贫穷的人每天连最基本的吃喝都难以为计,大家不得不拼了命似的努力赚钱,否则第二天你可能就被房东扫地出门。

几天的行程终于结束了,有些累,我在回深的商务车上睡着了,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关口,也因为错过香港的夜景也遗憾,希望有一天可以再去香港,可以在维多利亚港前吹海风,在兰桂坊遇佳人。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看到的香港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