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搞笑 > 天上掉下来了刘姥姥,竟然是个老戏精

天上掉下来了刘姥姥,竟然是个老戏精

文章作者:搞笑 上传时间:2019-10-11

1、

这天,曹雪芹写完《红楼梦》第六回贾宝玉初试云雨之后,有些坐不住了。

按理不该如此,这么恢弘的开头,差不多花了五回的章节。已经基本上理清了关系,疏通了脉络。而且情种贾宝玉也刚被开光,本应该酣畅淋漓地写下去才对。

可是,他偏偏被这个问题难住了。他用尽全力,想要不露声色地将贾府这个诺大的画卷徐徐展开。

但他的手中却少了一根线。

曹雪芹在案旁昏黄的烛光下踱来踱去,苦苦思索。突然之间,灵光乍现,恍惚看到一个老太太推开房门,笑呵呵地向自己走来。

待她站定,曹雪芹定睛一看,那可不是刘姥姥么,一个睿智积古的老太太,他幼时曾见过的!但见她轻轻地鞠了个躬,“老身这厢有礼了,不知曹公唤来何事?”

“就是你了,就是你了,这个任务非你莫属啊!”曹雪芹抚掌大笑,交代道,“如此如此,你的任务便完成啦!”

“虽是个丑角,”刘姥姥听完苦笑道,“倒也能够留名千古,老身定当尽力而为。”

说完,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化为一缕青烟,掀开窗子去了,消失在茫茫黑夜之中。曹公定了定心神,饮一口早就凉透了的清茶。剪掉烧尽的灯芯,屋里立马亮堂了起来,他提笔写道:

且说荣府中合算起来,从上至下,也有三百馀口人,一天也有一二十件事,竟如乱麻一般,没个头绪可作纲领。正思从那一件事、那一个人写起方妙?却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因此便就这一家说起,倒还是个头绪。

图片 1

2、

话说刘姥姥化作一溜烟离开曹雪芹的时候,口中念念有词,念的竟然不是咒语,而是她的身份:千里之外,芥豆之微的小小人家,如何同荣府产生关系呢?

原来,这家男主人名叫狗儿,狗儿的爷爷曾经当过京官,彼时为了依附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便连了宗,认作王家的侄儿,成为一“远门亲戚”。这一远门亲戚只有王家二小姐和她的哥哥知道。

那么,狗儿同王家的瓜葛,又是如何转移到贾家的呢?原来,当年的王家二小姐,如今已经嫁入贾府做了儿媳妇,就是王夫人了。而王夫人哥哥家的女儿——也就是她的侄女王熙凤,也已经嫁入贾家做了孙媳妇。

这样,狗儿家终于和荣府扯上了点关系了!可是,刘姥姥怎么还不见影儿呢?

原来,狗儿这家从爷爷辈开始就一直走下坡路,父亲还有个正经名字叫王成,如今轮到他,名字也不好好取——直接就叫狗儿了。

而狗儿的家也从城里搬到了农村,每天夫妻两个面朝黄土背朝天,根本没工夫管下面的一双儿女——板儿和青儿。刚好他丈母娘也是一个人守寡多年,便把她接了来同住,帮忙照看孩子。

这狗儿的丈母娘,就是刘姥姥了。

图片 2

3、

俗话说贫贱夫妻百事衰。刘姥姥搬过来之后,一家五口人挤在同一个屋檐下,难免磕磕碰碰,口角不断。

这年秋天刚过完,眼看着又要冷了起来。想着两个孩子做棉衣的钱还没着落,今年收成又这么差,眼看着日子就要过不下去了。

狗儿心里塞着这些事,不知不觉间就多灌了两口劣质浑浊的黄酒。回到家里酒劲发作,免不得又寻媳妇的种种不是。

这刘氏自然不敢顶撞。可是刘姥姥不乐意了,女婿当着自己的面欺负女儿,实在看不过去。忍不住说道:

“姑爷,你别嗔着我多嘴。咱们村庄人家儿,那一个不是老老实实,守着多大碗儿,吃多大的饭呢。你皆因年小时候,托着老子娘的福,吃喝惯了,如今所以有了钱就顾头不顾尾,没了钱就瞎生气,成了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了!如今咱们虽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皆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罢了。在家跳蹋也没用。”

狗儿听丈母娘说的句句在理,无可辩驳。但还是不服气,便硬着嘴将矛头指向刘姥姥:“你老只会在炕头上坐着混说,难道叫我打劫去不成?”

刘姥姥听了却也并不生气,见女婿的酒醒了些,便将自己想到的一个主意告诉他: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咱们谋到了,靠菩萨的保佑,有些机会,也未可知。我倒替你们想出一个机会来。当日你们原是和金陵王家连过宗的,二十年前,他们看承你们还好;如今是你们拉硬屎,不肯去就和他,才疏远起来。”

接着便又分析了当年王家二小姐和如今贾家老太君的性格,认为这个救家过冬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狗儿听了才知道自己这丈母娘竟还是见过世面的,竟然见过王家二小姐,不由得高看刘姥姥一眼。又想起自己曾经帮助贾府管家周瑞买地的事,这样一来,这件事还真成了七八分。

于是便怂恿刘姥姥带着小外孙板儿,前去贾府打秋风。刘姥姥看看满怀期待的女婿,看看泪痕未干的女儿,又看看两个天真可爱的外孙,不由得叹了口气:

“你又是个男人,这么个嘴脸,自然去不得;我们姑娘,年轻的媳妇儿,也难卖头卖脚的。倒还是舍着我这副老脸去碰碰,果然有好处,大家也有益。”

第二天一早,刘姥姥起来梳洗完毕,教板儿几句话,便带着他进城去了。

图片 3

4、

荣国府外,一大早便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刘姥姥走过一条街,才绕到后门,经由一小孩的带领,找到了许多“周大娘”中她要找的那个——太太的陪房,周瑞家的媳妇。

还好当年见到周瑞家媳妇的时候,刘姥姥已经五十四岁,长相基本定型。如今虽然二十年已经过去,但岁月在她脸上刻下的痕迹还不太明显。周瑞家的辨了半日,才惊呼一声,“呀!是刘姥姥啊!”

故人见面,分外亲热,闲话过后,阐明来意。

原来,贾府中的下人各司其职,丈夫周瑞只负责收春秋两季的地租,而她则只管跟太太、奶奶们出门的事。按理来说,这人来客至的事情,是不在她的职责范围之内的。

但刘姥姥带着孙子大老远跑来了,当年狗儿父子又帮周瑞争买田地。这个忙,她还是要帮的。帮人帮到底,送佛送上天,不但帮,她还要好好帮一把。

就这样,在周瑞家的带领之下,刘姥姥见了大丫鬟平儿,见了人精王熙凤,见了贾府之富丽堂皇,美美地吃了一顿饱餐。

刘姥姥活了七十多年,人到七十古来稀,她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事没听过?但是直到今天,她才真正如此近距离地窥探到了另外的一种生活方式。

凤姐给刘姥姥的二十两银子,本来只是用来给丫头们做衣服的。可是这却是刘姥姥这样的五口农村之家,一年的生活费。

“只要他发点好心,拔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壮呢。”

刘姥姥至此,才真切地体会到她自己口里说出去的这句话的真实含义:那寒毛,究竟是有多粗。

如果说第一次进贾府的刘姥姥,还有些扭捏和不自在,透露着刚出道的演员的稚嫩和恐慌的话,那么,第二次进贾府的刘姥姥,就已经收放自如,谈笑风生,成为了一个老戏精了。

毕竟,第一次进贾府对刘姥姥来说,是一场不是彩排的彩排:她暂时还不能适应贾府的富丽堂皇和珠光宝气,也并不熟悉这样贵族人家的说话习惯、表达技巧及待人接物的规则。

图片 4

5、

第二年的秋天,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这年的螃蟹新鲜肥美,大观园的姑娘们赏菊品酒,咏蟹作乐,好不快活。从来没有人记得,去年曾有个刘姥姥,来贾府打了二十两银子的秋风。

但这个时候,刘姥姥来了。她带着地里初熟的枣儿、倭瓜和野菜,洗的干干净净,码的整整齐齐,装进麻袋里,把它们送到贾府。

请注意“初熟”这两个字。

即便在今天的农村,人们也很重视大地中所长出来的一切初熟的果实。第一批成熟的瓜果、粮食、蔬菜,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它们常常被用来孝敬一家之中最年长的人。

在西方,《旧约》中的以色列人,也常常把他们田地里初熟的果子作为祭品献给上帝。重要的不是献出的“初熟果子”的本身,而是这样的一份心意。这是农耕文明的社会中,人们学习感恩的最为重要的一门课程。

而刘姥姥,就是来报恩的。

本来,送完东西她就要回家去了。但是偏偏投了二太太和贾母的缘,非要留她住下来,唠唠嗑。

于是刘姥姥二进贾府,不成想却当了一次大观园乃至贾府的主角,完成了自己最为精彩的一场表演。

同时,也见证了一场穷人和富人之间的终极对决。

图片 5

6、

刘姥姥的这场表演是以讲故事开始的:

第一个故事主要是讲给年轻的、好奇心强的姐儿、哥儿听的:

这故事讲的是一个十七八岁极标致的小姑娘儿,梳着溜油儿光的头,穿着大红袄儿,白绫子裙儿,在雪地里抽柴,讲到一半,贾府果然起了火灾,很是诡异。

这个故事,大BOSS贾母似乎并不太喜欢,而且故事没讲完就起了个小火灾,只得作罢。引得痴宝玉后来偷偷去问那女孩儿的下落,还帮着建庙。

刘姥姥察觉受众不喜欢这故事之后,立刻改变文风,讲了第二个颇为正经的故事:

这个故事说村里今年九十多岁的老太太,天天吃斋念佛,感动了观音菩萨,夜里给她托梦,“你这么虔心,原本你该绝后的,如今奏了玉皇,给你个孙子。”

原来,这老奶奶只有一个儿子,这儿子也只一个儿子,好容易养到十七八岁上死了。后来,真又养了一个,今年才十三四岁,长得粉团儿似的,聪明伶俐的了不得呢。这些神佛是有的不是?

刘姥姥通过这个故事佐证了“神佛”的存在,而且这个故事也和贾家的经历颇为相似:大孙子贾珠应该也是十七八岁死的,又生的宝玉,今年刚好也差不多十三四岁,长得粉团儿似的,聪明伶俐。

所以《红楼梦》里写道:这一席话,暗合了贾母、王夫人的心事,连王夫人也都听住了。

就这样,刘姥姥凭着这两个颇为典型的故事,成功抓住了贾府上上下下老老少少一干人的心,成功吸粉无数。

这晚,刘姥姥在贾府睡的很香。因为明天会有更艰巨的任务,而这个任务才是她对于《红楼梦》的使命的主体部分。

图片 6

7、

第二天,是两个主角之间的故事。一个是作为主体的主角——刘姥姥,另一个是作为客体的主角——贾府。这一回,贾母宝玉黛玉等人,也都成了配角。

有人说,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谁知道呢!这是虚荣,也是事实。人的本性就是虚荣。

尤其像贾府这样的人家,如果没有刘姥姥陪衬,如果不是曹雪芹通过刘姥姥的眼光来展现其繁华。这样的繁华,又有谁人能知道呢?

所以刘姥姥成了主角,作为读者我们都藏进刘姥姥的脑壳中,借着她的双眼,来观看大观园的气派,园中的游船,专门从南方雇来的驾娘,贵重的餐具,珍稀的窗纱……同时,也来观看这群想要看戏的人们。

他们确实想要看戏,因为这样的人家,最缺乏的就是快乐。这一点,很多人都感受得到,但是只有探春说了出来:

糊涂人多,那里较量得许多?我说倒不如小户人家,虽然寒素些,倒是天天娘儿们欢天喜地,大家快乐。我们这样人家,人都看着我们不知千金万金,何等快乐,殊不知这里说不出来的烦难更利害。

所以刘姥姥的到来,使得她们全家人得以暂时忘却那些大家族的勾心斗角和蝇营狗苟。凤姐先是兴高采烈地给刘姥姥插了一头的花,后来又即兴为刘姥姥导演了一场经典戏份:

吃饭前,贾母这边说声“请”,刘姥姥便站起身来,高声说道:“老刘,老刘,食量大如牛,吃个老母猪不抬头。”说完,却鼓着腮帮子,两眼直视,一声不语。

也许是导演王熙凤的构思巧妙,也许是演员刘姥姥的刻画传神,总之这场戏份效果明显:

湘云撑不住,一口茶都喷出来;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只叫“嗳哟”;宝玉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却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的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的茶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揉肠子;地下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姐妹换衣裳的。

后面的大多数事情已没有提起的必要,总结起来无非是两件:其一炫富,其二搞笑。——当然,这次刘姥姥“抛砖引玉”,收到了王夫人送的一百多两银子,外加许多人的礼物,不得不叫了出租车才能装回去。

这次刘姥姥进贾府,还有三件小事值得我们注意:

第一件是刘姥姥为王熙凤女儿取名叫巧姐,并说,日后大了,各人成家立业,或一时有不遂心的事,必然遇难成祥,逢凶化吉,都从这‘巧’字儿来。

第二件是刘姥姥外孙板儿和王熙凤女儿初次见面就互相交换了手中的玩具——板儿的佛手和巧姐的柚子。

第三件是游览大观园的时候,刘姥姥称赞自己仿佛到了画中游玩一番,贾母便嘱托惜春将大观园画一幅画,送与刘姥姥。

图片 7

8、

刘姥姥回去之前,王夫人在给那一百两银子的时候,借平儿之口嘱托,“这钱叫你拿去,或者做个小本买卖,或者置几亩地,以后再别求亲靠友的。”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求亲靠友没见过还友情赠送启动资金的,而且一给还是一百两。要知道,贾芸当年辛辛苦苦,求爷爷告奶奶,好不容易接了大观园的绿化项目,也才总共二百两的流水——况且那还是整个项目的资金,并不是全给他的。

所以这次回去之后,狗儿应该乐开花了吧!这样一个五口之家,必须要合计合计,怎么用这笔银子来走向美好生活,奔向小康社会了。

在刘姥姥二进贾府的段落中,庚辰本有一大段脂批:柚子即今香团之属也,应与缘通。佛手者,正指迷津者也。以小儿之戏暗透前回通部脉络,隐隐约约,毫无一丝漏泄,岂独为刘姥姥之俚言博笑而有此一大回文字哉?

这就埋下了刘姥姥三进贾府的伏笔。然而,就在刘姥姥女儿女婿一家生活蒸蒸日上的时候,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贾家,也在迅速地败落下来。——当然,这是刘姥姥第三次进贾府才能知道了。

只不过此时的贾府已经不复当年:贾母、林黛玉等已经去世,鸳鸯殉情,宝玉宝钗成婚,大老爷二老爷被带走问话……

刘姥姥在小红、贾芸、倪二等人疏通下,进入狱神庙看视凤姐,凤姐已被贾琏休弃。刘姥姥在小红等人帮助下,把巧姐从火坑救出。从此巧姐和板儿终成一段姻缘,在乡下过上安稳幸福的生活。

这时,刘姥姥拿到探春当年所画那副的大观园图,又将作何感想呢?岂不正是: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

这时,刘姥姥也终于功德圆满,于某年月日,来到曹雪芹面前。两人俱是感慨万千,难免老泪纵横。是谓: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天上掉下来了刘姥姥,竟然是个老戏精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