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搞笑 > 从《两杆大烟枪》看喜剧创作

从《两杆大烟枪》看喜剧创作

文章作者:搞笑 上传时间:2019-10-04

                从《两杆大烟枪》看喜剧创作

这是我写的第一篇喜剧评论。

实在觉得忍无可忍,管不住自己的笔,非得写点什么,不然对不起自己刚刚笑了快两小时。《两杆大烟枪》,好剧!我现在还感到精神紧绷,好的喜剧作品是一枝精神上的狗尾草,能挠到人精神上的笑穴。

能给一部好喜剧写剧评,会感觉自己也牛掰起来,虚荣心像一只充气刺猬一样膨胀起来。为了满足我一吐为快且想膨胀一下的欲望,就来说说从《烟枪》所得的创作喜剧的启发。

在这个影片中,能看到喜剧创作的几个要点:

1.要让观众做明白人:

《烟枪》的故事是从4个小团体展开的:小偷团,大麻团,黑帮团,抢劫团。在“一大笔钱”和“古董大烟枪”这两条线索下,四个团体有了一连串的争夺。但在争夺过程中,四个团体的人互相不全明白真相,就发生了很多误会,甚至自己人抢了自己人。

在戏中人不明所以的时候,观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演员如同四间屋子里发生了四个故事,看不到全景,所以一直在相互误会。但是观众从空中俯视,看到了故事的每个环节和联系。

我之前有看过一个分析喜剧创作的材料,作者的一个观点,我非常同意:喜剧的关键是让观众做明白人,戏中人做糊涂人。

我个人认为刚开始创作喜剧时,确实会容易进一个盲区,创作者过早的追求“喜剧”和“悬疑”兼顾,又想有喜剧效果,又想让引导观众去探寻真相。我自己刚开始写第一个喜剧故事《喜剧怪才》时,就想这样兼得,一方面想引导观众和我一起去猜“谁通过笑杀死了很多人?”,一方面又想让观众笑。写着写着就会偏离喜剧的重点:让观众笑!

这里就引发了一个对于创作者来说,很重要的思考:喜剧的“悬念”和悬疑剧的“悬念”是一回事吗?

我目前的想法是,喜剧的悬念更多的在于“这帮糊涂蛋能不能收拾这个烂摊子?”,而悬疑剧的悬念更多在于“谁是真凶?”。

2.平行的剧本结构

喜剧创作时,还会碰到一个问题,在追求“笑点”的时候,忘记了故事本身。

这个就涉及到喜剧的两个类型:(1)平面喜剧和(2)结构喜剧。平面喜剧就是依靠语言或者夸张的肢体动作,而结构喜剧是依靠故事本身和人物性格等。有时候,忙着追求平面喜剧里台词上的搞笑,就忽视了充实故事的冲突和脉络。

《烟枪》的创作,在故事上是很饱满的,是很典型的结构喜剧,依靠故事本身的冲突让人发笑。剧本运用了平行结构:本来没有关联的几群人,由于一个主要线索,使得所有人发生了关联。这个创作的好处是,让故事主线显得很有主心骨,不同的人物都被卷进核心矛盾中。

凤凰彩票平台,四个不同的犯罪小集团,由于想得到那笔钱和那两杆枪,就产生了一系列蹊跷的关联,因为身份性格的不同,就有很多误会和笑料。

所以这里我想更多的分享下剧本结构:

我附了两幅图,一副是剧本结构形式:剧本大抵也就这三种结构:(1)常见的因果关系叙事,一环扣一环。(2)平行结构:平行讲述三个场景故事,由一个主线索串起来。(3)多边形式:这种形式在讲不同的几个故事,故事也没有交集,但是寓意同一个含义,这个含义成为贯穿剧本的主线。(比如四个人物发生的故事,但是都寓意着“人对时间的恐惧”。)

这是我近期在学习林荫宇老师的剧本创作课上学到的。现在我用第二种剧本结构来解构《两杆大烟枪》,如下图:

3.对人物性格做充分铺垫

有时候,编剧认为喜剧爆发笑点时刻到了,但是观众没有笑,这很有可能是铺垫没有到位。

一个是对人物性格的铺垫格外重要,比如《烟枪》中男主是自认为很聪明的,赌博很难输,才会导致他在赌博时下了很大的赌注,接着欠了钱;还有那个卖大麻的小子常常醉生梦死的才会有后面有人认为抢劫他们是小菜一碟等等

另一个环境和人物关系的铺垫,比如他们其中两个小团伙是邻居,还有男主的爸爸拥有整栋楼的酒吧,所以黑老大才想让男主输钱欠债,好夺得他父亲手里的房产等等。

铺垫让戏剧的冲突更加明显化喜剧化,比如写两个人在街上碰见就打架,会有点没意思。但是如果铺垫了A跟踪自己的女友很长时间,发现她总和B男友亲密行为,而B男一直怀疑A男抄袭了自己的毕业作品。有了铺垫,打架才会显得好看。然后如果双方的怀疑其实都是误会的话,打架本身就成了有喜剧效果的冲突。

这是我看完《烟枪》后的几点小心得,和对喜剧创作一些些技巧上的思考。

姜姜2016年10月11于北京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从《两杆大烟枪》看喜剧创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