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凤凰彩票平台 > 搞笑 > 童趣

童趣

文章作者:搞笑 上传时间:2019-12-12

        文/黎尘安

  小时的我觉得我所生活在的这个世界是假的,是在做梦。我是假的,房子、树、鸟,地和天也都是假的。真实的我应该活在一双鞋子里面,鞋面是天,鞋底是地,而我躺在鞋子里睡觉,做着一个很漫长的梦。

  我梦见了我来到地球的第八年。我地球上的母亲,同时也是我这个梦的缔造者送了我一个米奇的手表。我总觉得那个手表并非一般的手表,它是空间的传话筒。我只要对着它说话,母亲便可以听到。同时,我也能感到在家里的母亲在做什么。因此,在一个上午,我因为听不懂深奥的加减法,所以试了试。中午一放学便急冲冲的跑回家询问母亲上午做了什么。母亲先是不解的愣了一下,随后便随意的说拖地。我一听,乐呵呵的笑了,心里愈发的认为带我来地球的母亲就是这个梦的缔造者。后来,手表进水坏了,母亲为我换了一个。可不知道为什么找不到那种感觉了。

  来到地球的第十一年。我的母亲按照地球的习俗偷看了我的日记,且把老师打的A减改成了A加,还是当着我的面改的,一边改一边说这么搞笑的事情已经不多了。我那天的日记大致上写的是我对着路旁的树诉苦,然后遭旁人异样的眼神对待。其实这是我在地球上的一个幻想,对树诉苦是真,母亲改卷是假,是我自己想改。因为老师问我是不是看了玄幻小说,那时我性子还比较胆小,没有吭声,只看着她写了个A减。自此,我便很少再对着树讲话,只是遨游在幻想的世界中,出出但气,现在想来,还挺好玩的,成天天马行空的。但用幻想出气,现在想想还带着点阿Q 精神,当然说白了还是小孩子闷气的脾性。

  来到地球的第十二年。这是一个我长年以来最大的癖好。我喜欢把钱仍在地上,然后去捡,其实等于什么都没有捡到,可我就是有一种捡到钱的感觉。当然,这种行为只限在家里。因此,经常遭到母亲莫名其妙的大笑。她一笑,我就有一种我是不是穷疯了的感觉。甚至让我怀疑,我小时候抓周抓的是不是也是钱。现在想想我趴在地上丢钱,捡钱的姿势,还真有点像一个瓷娃娃般大的小婴儿趴在地上抓周。可现在,我在也没有那种捡到钱的兴奋了。即使是在外面捡到钱,也就是和朋友谈起的时候得瑟一下人品。

  我突然之间在想,没有捡到钱的那种兴奋感是不是因为现在的人们都不把钱藏鞋里了,然后鞋子就真的成了鞋子。

图片 1

本文由凤凰彩票平台发布于搞笑,转载请注明出处:童趣

关键词: